疯子的话.Chapter2

  几天前和LT聊QQ。在校园网的P2P论坛刚认识的时候,因为争论一个“标题党”的问题被她骂了个狗血喷头——这小姑娘(虽然是我师姐,年纪却比我小)太能打字了,一堆一堆压得我喘不气起来,只能投子认负。

  投子认负,背后的阴谋是退避三舍。在校园网上让着她,在QQ上1v1我就未必输给她了。公共场合的P2P论坛的和1v1的QQ有什么不同呢?有的人要面子,在公共场合就硬得跟骨头似的,1V1的时候就软了。比如说以下一段对话:
  LT:好好的一孩子,真热爱祖国,回去买本三联或者南周,跟我喷喷国家大事不也挺好么
  greylight:我当愤青那会经常看这两本,加上《经济观察报》
  LT:那咋不跟着人学点好的
  greylight:可是我越愤青,越觉得希望渺茫。我给你讲个笑话:某领导下乡考察,问乡亲们缺什么,某大伯说:啥都不缺,就缺陈胜吴广了
  接下来我用挑衅的口气说:抛头颅,洒热血的事,谁有不满,谁就去做。我这种人呢,远远地躲在草丛里观望,有钱出钱,有力也出钱
  喜欢喷国家大事的人没话说了。喷是一回事,尝试着去改变是另一回事。

  学生间的口舌之争,上风下风在这里不重要,关键是这段普通的对话,让我产生了一些很复杂的想法:三联、南周、经观,我很久都没有看了。
  我不看那些杂志,因为已经厌倦。受不了每次看到那一幕幕揪心的社会阴暗面,自己却无能为力。不该死的人居然死了,该死的人还好好的活着……白芳礼是不该死的,洪占辉是该被枪毙的,感动中国是混账的——顺便提一下。
  我知道,讨论、议论、争论都是没有用的,所以我回避。

  你如果翻看经济观察报,你就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左手的版面可以是关于惠普未来战略的深度报道,右手则是饮食男女借红酒抒情的小资文字,再翻页,铁西区乌云蔽日的图片和文字都会映入眼帘——我受不了这样的世界。
  一直都反感高尔夫球这项运动,反感透顶。泰格·伍兹来观澜湖打18洞球,出场费足以交齐广院所有贫困生四年的学费。我知道奢华有奢华的意义,钱的问题不能这样计算,可是自己清楚记得上新东方时,刘尚杰老师说:男人最好的交朋友的地方,就是运动场——高尔夫作为一项“体育运动”,如此明确地划分了人与人的界限,让我难以接受。在高尔夫球场,交到的是推心置腹的朋友,还是尔虞我诈的朋友?
  在这里提起高尔夫球,因为经济观察报上无论何时都有高尔夫球的一个专版。在这份报纸中,高尔夫球是上流社会的象征,正如石油和人体炸弹代表了中东,农业税和自下而上的民主化改革代表了中国农村,三里屯、798、秀水,代表了首都北京人一种……别致的生活。
  从前的我可以指着这些印刷品说:这些都是知识,我不求掌握,只求了解。但是现在,我是一个大学生,我了解得越多,我不愿了解得就更多。

  SS先是一番热捧,然后亮出大棒,说我浮躁。我浮躁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浮躁多少年了。
  拿出背四级单词时看到的句子向她解释,原文记不清了,这个中文的翻译也不准确:
  理性的人融入世界
  非理性的人拒绝融入世界
  所以总是由非理性的人改变世界

  陈胜吴广是我最崇拜的两个非理性的角色,相似的还有米开朗基罗、伽利略、拿破仑,等等等等。他们是非理性中的佼佼者,他们改变了世界。我最最崇拜的芥川先生也是非理性的,然而他是非理性中大多数,他对世界无能为力,只能自杀。

One thought on “疯子的话.Chapter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