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的话.Chapter1

  比较久以前请娘娘腔夫妇吃饭(原因非常之猥琐,不表)。席间当着娘娘腔媳妇的面,我和娘娘腔就社会保障的问题展开了不平等论战。之所以不平等,因为娘娘腔是学经济的,半专业的;我是学计算机的,业余的。
  因为不平等,我使劲浑身解数依然占下风。人家经济学高材生信手拈来几个专业术语我就无言以对,况且对社会保障的问题我也没有深入研究过,只能拐弯抹角用生物学和离散数学的观点与之周旋——最后情急之下,使出撒手锏,具体论证过程如下:

  娘娘腔啊,即使如你所言,你的观点比我成熟,你的研究比我深入,你是行家……但是呢,现在,我们之间分不出胜负,因为在中国的社保问题上,你我都没有任何发言权。
  随便一个名牌大学的水利学教授,研究相关课题几十年,水利问题全国没有几个人比他更了解。但是长江干流上上了那么多王八蛋工程,这些教授想拦也拦不住,因为他们没有发言权。甚至可以说,一个包工头都比教授们更有发言权,更不用说操纵整个项目决策者和实施者了。
  没错,政府机关中也有专家,而且都是些很牛的专家,他们有发言权,但是没有决策权。谁有决策权呢?领导。领导有决策权,但是他们不可能懂水利,他们需要懂的东西太多了,懂不过来。施工单位左手对决策者利诱,右手对专家威逼利诱。领导们不懂,两三下就晕了;有发言权的专家上头怕领导,下头收黑钱,有话不敢说;至于那些更多的、更清醒的、更代表劳苦大众利益的老教授们,他们没有任何发言权,说话都是在放屁。
  我们合肥干了多少混账事,你不知道,我知道;你们苏州(娘娘腔是江苏人)市造了那些二三十万一座的混账公交车站,然后副市长被双规,我亲眼看过,你也知道。这些猫腻不用说专家,你我这样的老百姓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那些政策居然就定了、项目居然就上了——这算什么道理呢?研究了那么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都修炼成了妖精了,说了没人听,听了也不管,有用么?
  最后再说几句,穷人和富人都是社保的受益者,这没错。但是谁是最大的受益者?穷人;谁是社保的决策者?富人。损有余而补不足,社保毕竟是再分配而不是创造,让蒙受损失的人去制定决策,这种状态下诞生的社保机制,永远不可能理想。换句话说,即使现在你的想法已经成熟,但是如果真有一天让你去制定决策,你一定不会按现在的方案去做,因为那时候你已经是富人了。
  所以,娘娘腔啊,哥是……(煽情的话省去一千字)。什么样的人有发言权?李嘉诚不懂教育,胡锦涛不懂IT,张艺谋不懂旅游管理,但是人家就是有发言权,你懂我的意思了?所以,我们现在各自保留自己的意见,十年以后、二十年以后再讨论。

  这番话的最终效果是:讨论结束,继续吃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