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

  本来,有关母亲节的日志应该在节日当天写。但是,一来,5月13号已经贴过一篇日志了,而自己又不喜欢一天里写两篇日志(刷屏除外);二来,母亲节当天写这种东西有点煽情,延后一天,感情色彩会淡一些。


  如果不是因为某个很孝顺的女生特意从学校赶回家看望老妈的缘故,我不会知道“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是母亲节”。母亲节当天,小姑姑给我发短信,说“今天是母亲节,记得打个电话给你妈妈说节日快乐”,我回复道:难于上青天啊。
  下一条短信里,小姑姑理所当然地又劝了我几句,自己仔细想了想,终于还是横下心来,把“母亲节快乐”五个字(注意,没有感叹号)发给了妈妈。几分钟以后她回了短信,字里行间激动得那是……
  发条短信其实也没什么,可是家里人,激动,我最怕的就是这个。

  QQ的好友里有且仅有一位母亲,她是我小舅妈。我排斥和包括我妈在内的绝大多数中年女性沟通——因为根本没办法沟通——所以每次小舅妈找我聊天,自己的态度都是爱理不理的,有时候甚至为躲着她而隐身。
  后来,不知不觉中,发现小舅妈居然不再上线了,起初自己并没有太在意,直到大二寒假,突然知道小舅妈已经是癌症晚期、一直卧病在床的时候,方才恍然大悟。当我在小舅妈家里,看见她一幅即将灯枯油竭的苍白面孔,听见她有气无力、故作平静地对我说话时,我连脸上应该扮出什么样的表情都不知道——是应该该哭,还是应该该笑?应该表现出惋惜的悲伤,还是充满希望的安慰?谁教教我?
  小舅妈走了以后,她的QQ号依然留在“家属”分类里。昨天晚上,想起是母亲节,于是有意无意看了看小舅妈的签名——“我的女儿是我的最爱,我是个幸福的人,但要一个健康的人哦”。而小舅妈的女儿、身在新加坡的表姐的签名是“Dear mom: i miss you so much…”。
  双击小舅妈的头像,在输入栏敲下“母亲节快乐”,左手的拇指和食指已经停在 Ctrl+S 上。突然间,觉得这条祝福不应该由我来发。最后,也确实没有把信息发出去。

  噢,上帝!能够创造的女人是跟你平等的;而你还领略不到她那样的快乐,因为你没有受苦。
  《约翰.克里斯多夫》里的这句话,送给普天下的母亲。

3 thoughts on “母亲节”

  1. 其实我很喜欢那个头像
    她很有型
     
    恕我直言以您的水准那些亡灵是不会和你对话的
    只是您的空想罢了
     
    您真认真!

  2. hehe 我们在母亲节总是提醒着一定要给母亲祝福给她发短信打电话,这个情谊却是如同母亲每天都惦记着我们在做什么吃什么想什么….不同的是,我们做出来后觉得很兴奋,母亲却不做出来,只是在我们给她电话的时候一两句简单的叮嘱……
    我一直记得田世国说的:母亲活着,就是我赚钱的唯一动力…..多么震撼的语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