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蛇·SnakeEater

  昨天花大半天时间写完了java2游戏编程的随堂作业,一个贪吃蛇的程序。很激动。
  有了笔记本就是爽啊,在自习室写日志,在自习室写代码,在自习室上不限流量的龟网(虽然免费,可是速度实在太慢),累了就抬起头,看看前后左右的美女,yy一下——像现在,离我七八米远处有一个遥远的背影mm坐在第一排,端庄就两个字……
  不能再看了,再看就郁闷了。
  我把这个贪吃蛇的主类起名为SnakeEater,合金装备3的副标题,译成中文是“食蛇者”的意思——贪吃蛇和食蛇者正好本末倒置了吧?没关系,名头够响就行。
  除了主类,还有表示砖块的Brick,表示蛇头的head,表示蛇骨的bone三个类。蛇头是主类之外最重要的类,通过一个collide函数做撞击判定,撞墙,撞砖头,撞上自己的身子有不同的效果。brick类很简单,基本上没什么复杂变化。bone类也很简单,可我认为这个类设定得很有创意。
  无数蛇骨组成了蛇身,每一节蛇骨都尾随着前一节蛇骨游弋,第一节蛇骨与蛇头相连,就构成了完整的蛇。玩过贪吃蛇的人一定会问:这种创意没什么了不起的啊,你写出来也不过是描述了贪吃蛇的游戏规则罢了。没错,只是描述了规则罢了。
  自己觉得有创意,因为在写蛇骨代码的时候,或者说在萌发出构造蛇骨这个类的念头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是合金装备3的开场动画——一条没有肉和皮的,只露出骨头的蛇在画面中往复穿梭。更有创意的是,耳畔仿佛想起了主题曲SnakeEater激情四溢的歌声:
  I am still in a dream, Snake Eater~~~
  蛇骨啊蛇骨,就像一具被从坟墓里扒出来的尸体阴魂不散。世界上最古老的蛇,不正是圣经中诱惑夏娃的那条蛇么?A Farewell  to Arms里,Rinaldi对男主角说:”I am the snake. I am the snake of reason.”
  ”You’re getting it mixed. The apple was reason.”
  ”No, it was the snake.”
  这段对话太刺激了,蛇不仅是世界上最早的间谍、被剥皮后的撒旦,还是reason!(不知道怎么翻,是真理,还是真理之果?)
  说了这么多,我的创意在哪里呢?其实没什么创意,就是觉得把这个类起名为bone很浪漫。我写代码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不是0101而是过场动画、音乐、圣经、《永别了,武器》,这分明是个软件诗人么!
  是的是的,不仅是写代码,解物理题、写思修论文、踢球、吵架、追女生追不到*-*……无论做什么都要摆出诗人的姿态,浪漫一点,再浪漫一点……


  谨以此文,庆祝我的第一个游戏程序,贪吃蛇,又名SnakeEater。

One thought on “贪吃蛇·SnakeEa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