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千里之外》副歌部分的歌词,放到今天看显得有些做作。在21世纪的平坦世界,连平安往返于地月都已经成为现实,更不用说千里数量级的聚合离散。老爸刚去过芬兰,同团的司法厅一干人等没有一个达到英语四级水平,完全不知此种形式的“出国考察”意义何在——意义何在不讨论,反正他们已经去千里之外溜达了一圈,然后又回来了。
  于是,从北京的首都机场到位于Schiphol的阿姆斯特丹国际机场,迢迢万里,中午在全聚德吃完烤鸭,晚饭前就可以赶到全世界最著名的红灯区。面对全球化3.0,如果为“出国”这种事大惊小怪,实在很不光彩。换句话说,美国人不出国,因为他们以为世界上只有美国;中国人不出国,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不属于世界。为了我的莫须有的儿子的自由和让自己成为“世界人”的梦想,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狠狠赚钱,如是而已。


  去中关村找阿沛要书,他把他写满批注的《java2核心技术·高级特性》和买过以后就没有看过的《计算机网络》“借”给我,我又在图书大厦里花半百大洋买了瓦萨里的《著名画家、雕塑家、建筑家传》(文笔实在太好了!)。从在书店里约会到吃过午饭分手,谈了许多要人命的东西。比如阿沛说,他在很多IT公司里都看到美女无数,实在是超乎想象。于是我问美女们是做技术的还是做公关的,阿沛说都是做公关的。然后我说:那就对了,招收男性员工服务于公司的利益,引进女性员工服务于男性员工的利益
  阿沛是个小色魔;阿沛很从聪明,是计算机小天才;阿沛四级597;阿沛以后挣的钱既有可能比我多,概率相当于全国六所示范高校四级分数低于650分的学生比例(这是一道正态分布的题,示范高校分数低于597的人大概占85%,剩下的我就不解了……)。
  阿沛真是个好孩子,阿沛就是我的兴奋剂。阿沛、昊宁、Falcon、晓航、美女(此美女乃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男人)这五个人都是我的兴奋剂。因为跟后三位在大多数时间里都相距千里之外的关系,最经常刺激我的是自己最可爱的兄弟和最帅的兄弟,我要好好谢谢这两位,冒着被人误认为是同行恋的危险表达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
  吃完饭上次厕所的时候,我对阿沛说:还是小时候的生活最开心,除了学习什么都不用管;现在长大了,越想越远,越想越累。
  阿沛说:我记得谁说过,女人创造了世界上一半的生产力,没有她们,男人就没那么勤奋工作了。
  我说:我承认我是色魔,女人创造了我的生产力,可是你不是自称不问红尘事么?


  阿沛笑了,笑得好傻好可爱。
  郁金香,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One thought on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