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一号

  终于知道了,往阿姆斯特丹的航班九月一号起飞,那天我要么是在学校应付报到的琐事,要么是和阿沛在中关村图书大厦采购砖头,总而言之,不在首都机场。

  等到九月五号在机场做志愿者服务的时候,也许会望着头顶上飞过的一只只铁鸟,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周游列国、行遍欧陆。不过在此之前,还得老老实实等着人家大半年以后飞回来。这段时间里要把自己嶙峋的身体中的油水榨干,行尸走肉般地背单词、写作文……

  好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等到九月一号她走的那天,兴许我会有些冲动,然后狠狠地煽一下情。

  如果有人问,她明明不可能看到这些文字,你还写它干什么?

  我会说,就当是练笔吧,也许下次向别的女生煽情的时候,改几个字就行了呢……

3 thoughts on “九月一号”

  1. 楼上有所不知,不知有二:一是所写的文字已经让她看到,不过全无用处,不过是添加了人家和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二是这文字根本不是写给“她”的:在英文里面,这个她要用a 不能用the. 何同学的辛苦追求,不过是追寻一个良好的躯壳。至于这个她有何喜好,志趣如何,何同学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不,比一无所知也许更坏,他要用自己的臆测捏造一个空花泡影。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许多应该或者不应该的事,而且绝没有应该或者不应该的爱情。何同学有一个笔误:她明明不可能看到这些文字,大约“应该”写成:她明明不可能看这些文字,你还写它做什么?

  2. 楼下有所不知,至少到目前为止她断然没有看到,我是如何知道的?IP告诉我的,我知道她没有看到就像我知道你是falcon并且是合肥联通用户一样。
    不过你还是把我吓死了,“应该不应该”的问题貌似是我在短信里字斟句酌的问题,难道你猜到了我是如何在“知其不可为而为”的论题上抠字眼的,还是你我真的……心有灵犀?
    我tm爱死你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