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你……”长久的沉默以后,那个人哽咽着问道,“远行?回家?”
“……远行。”莱特哽咽着回答。
“远行?”
“不……回家。”

y1p8zAdoOF1S9f_QU1pNXmcXivOS4NbVE0yWwjju02Y-l204_BPSCcysGgJoQTARB3IuSHq7xluEL4

  空之回廊里,格瑞莱特看到了孟起,看到了伽利略,看到了阿拉贡、佛洛伊德、成吉思汗……多少麦瑟斯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人物交汇在一起,莱特发现,原来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时空的旅人。
  在前人与来者熙攘的人流中,还有许多从未见过的面孔。这些人的名字在莱特以前的历史上是空白一片,但是他们强有力的呼声引领了麦瑟斯的未来。
  不经意间,他发现了一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刚刚年过半百的亚里班迪奥——那时候应该叫波鲁夫戈里奥吧——怀抱还嗷嗷待哺的自己,披着一身创伤在回廊中艰难跋涉。二十五年前德傲爷爷就已满头白发、满面沧桑,与二十五年后相比似乎并没有多少改变。相似的两副面容好像在诉说着一个刚毅到骨子里的男人的故事:经历了那样的剧变,他一夜之间就老了十岁,然后坚强的活在另一个世界里,直到临终,二十余年如同不曾老去。
  莱特的心中涌起一股冲动,想向亚里班迪奥打声招呼,可另一股更强烈的冲动用克制住自己。怕爱得太深,怕泪如雨下,怕依依不舍。
  突然,一个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你是……”
  和在星岛听见红竹八音笛与香琴的合奏时一样,虽然那声音从未听过,可是一见如故,仿佛前世曾朝夕相处。
  莱特扭过头来,看到一个陌生而熟悉的面孔。一张没有见过的脸上,五官,尤其是眉目却和自己如此相似。
  他就是那个人么?黑色的长发,黑色的眸子,黑色的船长制服……和德傲爷爷的描述一模一样。这个人身后同样背着一支巨大的刀囊,锃亮的镔铁刀柄,隐约可见的刀囊中的的黑色刀身——铁麒麟。
  “你叫格瑞莱特么?”
  “格瑞莱特……格瑞莱特·雷斯……”
  莱特流泪了,那个人也流泪了。
  “你……”长久的沉默以后,那个人哽咽着问道,“远行?回家?”
  “……远行。”莱特哽咽着回答。
  “远行?”
  “不……回家。”

2 thoughts on “回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