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从20到21,两个人,一件事,一本书,一座偶像,一个不复还的阵地。

  我很想早二,早二的名字很好听。很久没在任何场合看见她了,我只想跟她打声招呼:XX, long time no see。如此而已。

  我还很想某人,为了表示尊重,就叫某人吧。我想她,因为我喜欢她,如此而已。

  21的前一周,我丢了2700。这件事但愿一辈子都记在心里。“胜利只是暂时的,光荣却是永恒的”——拿破仑说完这句话以后,他还可以继续羞辱手下的逃兵:错误只是暂时的,耻辱却是永恒的。

  《20世纪少年》,你的经典我无以言喻。每一代人都有值得他们珍惜的回忆,爱得越深,越是珍惜。所以你说:万博万岁,万岁万博。所以我说:琥珀,流年,463。

  芥川龙之介,我跟着你走。他们是伟大的作家,你是伟大的灵魂;他们有伟大的作品,你有伟大的心。

  以前把space当作最后的阵地,可现在我失去了这片阵地,不能在space上畅所欲言了。有难言之隐,是因为自己在乎的人可能来次拜访,即使以半年一次的频率偶然经过,我也提心吊胆。同样的难言之隐,让Falcon在space上删过留言,让清风生删过日志,让Alpha干脆把QQ空间都关了……我原来不想这样,然而终究难免如此。大概当男人有所在乎的时候,他们都会这样吧。

  好吧,我尽量说真话,或者不说,但绝不说假话。在space上矫揉造作没有任何意义,矫揉造作是校内和新浪博客的勾当,不属于这里。《20世纪少年》说,“绝望的时候,迈出去就是了”我经常把这句话送给别人,现在送给我自己。我想自己还没有走到绝望的境地,但我一样要迈出去。我有在乎的人,在乎的事,还有在乎的未来。

2 thoughts on “2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