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2007

y1p8zAdoOF1S9cJcm5h-l3dS2CXwltZ4G3HDM52vIUogYwSwbbsRio5Jao8OstP2zibLYtImmxKxiI

  对于中国而言,2008将是一个关键的历史节点。政府换届,北京奥运,台湾选举,香港政改,等等,都集中在这一年。风云际会,情势变迁,过去隐而不见的问题也将一一浮现,整个世界都以急切的兴趣关注着这一年的中国。对此,我们准备好了吗”?

  ——《经济观察报》2005年终特刊的主题,不是回望05,不是展望06,不是眺望07,而是直接把目光投向三年后的2008。信手翻阅一下那期特刊的标题,《2008谁主台海》、《又一个宏大的选举年》、《WTO:有多少承诺不会改变》、《08 “鸟巢” 我的房》……两年以前,为了迎接大学生涯的第一个期末考试而紧张复习之余,我坐在自习室里茫然地读着那些文章,脑海中凭空描绘2008的模样;两年以后,大学生涯的第五个期末考试已经让人麻木,除夕夜从空荡荡的自习室里回到寝室,2008已经近在眼前。

  生于2008之前,2007似乎命中注定要被历史忽略。就好像2007年第35期《凤凰周刊》,除了《“蚁力神”梦魇》一文外,另一篇《河北赤城的奥运命运》也令人印象深刻。和谐社会,迎接08,举国奥运,全民备战。问我07年中国发生了什么,我绞尽脑汁也只能说,嫦娥登月、沪指疯涨96%、猪肉价格带着粮油副食品一起涨,还有就是“珍爱生命,远离国足”、“华南虎照片”、“史上最牛钉子户”等乱七八糟的琐事;问我世界发生了什么,我只能反问:没有奥运和世界杯、没有地崩山摧壮士死的恐怖袭击、没有CNN现场直播的大规模地区战争——世界上还能发生什么?

  翻翻自己的blog,十一万可有可无的文字,无论早二或者她,无论芥川龙之介或者《20世纪少年》,无论是两千七还是三等奖学金,2007已然如此过去。作为努力挣扎着想从这时代洪流中分一杯羹的芸芸众生之一,从过去的精神乐园到今天沦落不复还的阵地,我的喜怒哀乐与世界相比不值一提。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人们津津乐道于“卧龙飞翔,赤壁长江”的同时,也绝不会忘记赤壁前夜曹孟德横槊赋诗的《短歌行》。“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赤壁之战成就了《短歌行》,《短歌行》也雕饰了赤壁之战。等到2008在中国历史,甚至世界历史上写下浓重的一笔以后,总是像缉毒犬一样耷拉脑袋、鼻子贴地、循着气味蹒跚而行的史学家们就会一路摸索到2007,然后振振有辞地提出一番长篇大论:一切的一切,其实早在2007就露出了苗头……

  我不也是如此么。无论早二或者她,无论芥川龙之介或者《20世纪少年》,无论是两千七还是三等奖学金——它们写在我的生命里,纵使已然如此过去,这些深切的记忆和经历都必将伴随终生。我的喜怒哀乐与世界相比不值一提,可是我必须也只能对自己负责。如果说自己的处女航开始在2008,那么2007,我正在造船厂里打磨着桅杆、龙骨和船首象,磨拳擦掌迎接着航程中赛壬的诱惑和独眼巨人的历练,so,be in odyssey。

  “柿子青涩之时乌鸦尚不为所动;美味时节则群聚而来”——然而每一只柿子都因为青涩过才美味。或喜或悲,无论明年会发生什么,2008可以举世瞩目,终因有过2007。

  不想再问你,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你能否归来么
  想着你的心,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
  ——故人,故事,无论依依不舍的什么,总觉得贴切。这段歌词写得真好。

  就这样吧,晚安,2007。

7 thoughts on “晚安,2007”

  1. Happy new year to Light~:)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08年是自己期待了很久的.//
    所以特别开心,心情特别的好,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希望LIGHT船长也是,08年继续航行,还是海的那一端的锐意的不羁之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