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名状.Chapter2

  在这里的第一年,我仔细打量身边的每一个男生胜过打量任何女生(哪怕是美女)。观察他们上课时的每一种姿态,听他们咬字的每一个发音,算计他们何时笑,何时恼,为何事慌张,为何物解囊——我要知道接下来的四年里,跟自己睡一个寝室的、住在左邻右舍的、每天围在同一张饭桌前狼吞虎咽的,都是一些什么角色。

  在这里的第二年,随着电脑在男生群体中的普及,我开始无孔不入地鄙视身边的多数人。愚蠢的人很可悲,比蠢人更可悲的是糜烂的人,比烂人更可悲的是愚蠢而糜烂的人。蠢人、烂人、蠢人加烂人占据了我身边的多数——不要责备我张狂,不知道把握唯一一次生命去努力到死的人,要么是蠢人,要么是烂人,要么是蠢人加烂人。

  在这里的第三年,我一边继续鄙视着多数人,一边尝试着去团结少数人。两年的观察期终于结束,三六九等业已划定——哪些人应该交朋友,哪些人只是打声招呼,哪些人理都不用理,自己的心里已经有数。大一以后再没参加过以班级为单位的任何形式的集体活动——我不想跟垃圾一起K歌、杀人、喝酒,女生以为我“自命清高”,那就让她们去以为吧。王小波说,这世界上只有两伙人,“我们”和“他们”。我只是想画一个圈子,圈子里的人,哪怕只是几个人,都是“我们”;圈子外的人,哪怕是全世界,都是“他们”。


  这个专业,一个年级两个班,现在还有三十多个男生,我画了一个不到十五人的圈子,一个一个打招呼,其中有八个人和我一起去看了《投名状》——有些人不巧错过了,还有些毕竟热情不高。开始我以为活动虽然不算失败,可也不算成功,谁想到没几天以后,就有人提出下次大家一起去看长江七号(猜测大概是《投名状》的贴片广告里播放了《长江七号》的预告片、而且这预告片还拍得很不错的关系)。于是又问了一圈,上次的八个人都很热情地应允了,还有四五个人又加入进来。

  晓航、猪大腿、XYZ,很多弟兄们都批评我“人是有阶级”的交友态度(还有唯一一位女性也说过,我觉得我不该向她表露我这种想法)。然而,我愿意称他们兄弟、把心里话告诉他们,就表明我不仅很欣赏他们,而且信任到推心置腹。尽管从小学起就萌生了“阶级论”的思想,可是感觉自己的初中和高中混得还不算失败——之所以产生这样的结果,我想是因为那时身边的人大都很优秀,而我对优秀的人一向格外够义气的缘故吧。

  《投名状》说的是兄弟情,更准确些,说的是世界上没有兄弟情。其实我不同意陈可辛的观点。庞青云之所以可以为了一己野心牺牲拜把子兄弟,始终因为他是事业型男人——而赵二虎、姜午阳不是。不是说一时兴起,或者志趣相投,甚至患难与共过就可以纳投名状的,纳投名状、结兄弟谊,必须建立在有共同追求的基础上。如果赵二虎不是乡野匹夫一位,而是李鸿章、曾国藩般的经世之才,料想庞青云豁出性命也要保他。事业型男人交朋友,看中的显然并非对方是否够帅(女性视角)、是否够义气(土匪视角)、甚至是否有利用价值(小人视角),而是是否有共同的目标,并且可以为了共同的目标去努力。

  为了共同目标去努力——多好听的口号啊。我爱Alpha,爱Beta,爱Falcon,爱Lewis(按拼音字母序,排名不分先后),爱他们胜过任何女人。Alpha属于经济学,Beta属于计算机,Falcon属于法学或者政治,Lewis属于建筑,自己虽然学的是计算机、以后也想继续学下去——可是自己喜欢的是文学——我惊叹于大家居然没有交集,感激大家虽然没有交集,但依然有共同的目标:出人头地,并为此努力。


  很久没有一口气写这么多东西了。之所以写这些,因为跟一个同学翻脸了,这次翻脸与以往跟任何人的任何一次翻脸都不同,一则过错在我,二则我不打算复合。这次翻脸让我认清了我是怎样一个人,认清了我打心里怎样看待别人。你人很好——无论别人评价如何,我至今依然觉得你的性格非常好,但是你不上进。这次数据库课设,我为了自己拿高分,言而无信把你从身边踢开是我不对——谁让老师说,一个人做的课设,即使做得差一些,也比两个人或三个人做的稍好一些的得分高呢——为此我就把你踢了。但是你宿舍里只顾玩游戏,课堂里要么走神要么睡觉,挂科挂到即将退学,学了两年半的计算机连一个完整的程序都没写过——你对我说,听课听不懂、自己一个人无法完成课设“错不在我”,错不在你,难道在我么?

  我们九个人去看《投名状》,你是其中一位,连票都是星期六一起提前买的。结果,第二天只有你因为女友的关系缺席——当然,因故和女友分开四五个月没见,有机会见一面而缺席情有可缘,何况空缺也由别的同学顶替了。但是,或许这冥冥中就注定了我们的友谊到此为止。庞青云杀赵二虎尚且含泪把酒祭奠,可我失去你这个“朋友”,真是一点也不惋惜。

7 thoughts on “投名状.Chapter2”

  1. 看来你的笔是有些钝了,洋洋洒洒这么大一篇,我本以为有什么深刻的思想感情,未曾料到不过要说嵇康早已说的清清楚楚的道理罢了。“故尧、舜之君世,许由之岩栖,子房之佐汉,接舆之行歌,其揆一也。仰瞻数君,可谓能遂其志者也。故君子百行,殊途而同致,循性而动,各附所安。故有处朝廷而不出,入山林而不返之论。且延陵高子臧之风,长卿慕相如之节,志气所托,不可夺也。”
    不提笔也罢,提笔就当披坚执锐,字字珠玑。The tip of your pen needs to be polished, my friend.
     
     

  2. 你!很有思想!很有主见!很有勇气!佩服!
    学校里自己的圈子里确实有很多正在堕落和越来越堕落的人(包括现在),看不惯,劝说过,但是大概都随风了~~很欣赏你在学期间就这么目标明确和态度鲜明而坚定!(也许,之前有时我也应该坚定一些)
    之前没有远离他们,甚至帮过他们作弊,然而随着毕业,时间和距离的筛子,估计也越来越让他们随风了~~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是一种幸运,但是,也许朋友之间也需要宽容吧~~
    曾经我也主动远离过我曾经最亲密的朋友,高中的同桌,因为一句话,我和她冷战了将近半年,两个人依然同桌,却互相将对方漠视~~后来还没到高三,我们就远了,陌生了,直到大学甚至现在音讯全无~~
     

  3. to 猪大腿:你我都不小了,谈婚论嫁都不算早(当然不是你我之间谈)。重要的是,既然知道以后必然要那样待人处事,早些进入状态,尽管残酷,却未尝不是好事啊
    to Falcon:嵇康是大隐,达到他那种境界不仅太困难,而且未必适应现代社会。倒是曾文正公说“礼义廉耻,可以律己,不可以绳人,律己则寡过,绳人则寡和。”——为了不“寡合”,难免要妥协,问题是妥协的尺度,我还没拿定分寸,你有主意了么?

  4. 突然想到小学时代你一天到晚把手伪装成刀状,切着自己的肩膀,嘴里哼着“断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