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

  上午去自习室前,在宿舍楼下拿自行车的时候,发现一只狗狗从不远处屁颠屁颠向我跑来、驻足在自行车的前轮前。从开锁、推车、到蹬上脚踏板的过程中,狗狗都深情地望着我,我也深情地望着狗狗。后来,我晃晃悠悠地骑车走在前面,狗狗跑一阵歇一阵跟在后面、一直从宿舍楼下跟出梆子井。就在我盘算着一路把狗狗骗到两公里外的自习室时,一辆货车的喇叭声把狗狗吓了回去。我很扫兴,孤身一人骑完剩下的路。

  傍晚上晚自习前,在梆子井食堂门口又邂逅了狗狗。它依然像上午一般深情地望着我,我比上午更加深情地望着它。我不知道狗狗是否记得我,我希望它记得——当我和某些异性的眼神交汇时,自己也有这种感觉——我不能问那些异性,但我可以问狗狗:你还记得我么?我轻声问,狗狗不回话。

  后来我一个人吃晚饭、上自习。十点钟回到宿舍楼下的时候,环顾四周,没有发现狗狗的身影,心中竟有几分失落。

  狗狗很小,很脏,但是很可爱。如果把她比作女性的话,属于那种长得不漂亮、家庭状况也不好,但是瘦小得可疼可爱的类型。我对这种类型的女性不感冒,却很喜欢这样的阿猫阿狗。我很想养它,就像十多年前自己还住在粮食厅的时候,对闯入家里的一只野猫产生了无限喜爱之情。我记得自己想养它,但是父亲说它的呼吸有问题,是一只病猫,于是把它放走了。我还想起自己和父亲在大院子拣回一只受伤的鸟(具体是什么鸟记不清了),父亲用中间被一根树枝贯穿的纸箱做了一个鸟窝,一直把它养着。几天以后,我突然发现纸箱空了,猜想大概是它飞走了吧……

  当然,收养这知狗狗只是美好的愿望罢了。我不知道怎么养宠物,我没有经济能力把一只食肉动物养好,我甚至连养它的地方也没有——显然不能把宿舍当狗窝吧。最重要的是,它一定有主人了。

  我知道漂亮的女性经常换男友,英俊的男性经常换女友,但是我不知道宠物是否经常背叛它的主人。如果说男女朋友之间是亲密朋友的关系,而宠物和主人间则是主仆关系,那么我有个疑问:对一只生活条件不好的宠物,当你用良屋美食向它抛绣球时,它会否良木而栖呢?假使有一天我变得有钱了,我把这只狗狗带走,天天为它洗澡、理发、鲜肉招呼,它是不是会忘记原先的主人,然后对我忠心耿耿呢?这样的狗狗还是我在宿舍楼下、食堂门前遇见的那只又小又脏的黄毛犬么?我还会喜欢它么?

  我很好色,却还没有只一眼便喜欢上一个女生。可是我喜欢上狗狗的理由就仅仅是一面之缘。有时候,我喜欢畜牲胜过喜欢人——或者,把“喜欢”换成“欣赏”吧。

One thought on “狗狗”

  1. 有时候所谓畜生确实比人可爱.//
    小学时全班集体捡到一只受伤的鸽子,后来放飞未遂,没有看到受到细心照顾的鸽子飞向天空的样子,大失所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