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芷汀兰,郁郁青青

  昨夜今晨做了两个梦,后一个梦全然忘了,第一个梦却记忆犹新。

  我梦见她,她很漂亮,比她的人更漂亮的是她的名字。名字有四个字,最后一个字是“芷”,“岸芷汀兰,郁郁青青”的芷。在梦里,我把最后一个字记错了,记成了一个现在怎么想也想不起来的字。于是在梦里,我无从探寻,她杳无音讯。

  现实中当然不会这样,即使记错了名字,还有无数手段可以取得联系。我在意的不是梦的内容,而是她为什么会在梦里出现。我觉得我不喜欢她,我有近三个月没见过她了,更重要的是,从大一下学期开始,除了我母亲,没有任何女性以任何姿态在我的梦里充当主角了。高中时期,我做过很多关于某人的梦,大一上学期时还零星梦见过包括某人在内的二三人——每一个梦我大概都能破解其中的寓意,然后慨叹自己为什么那样委婉,连梦都如此委婉,生活中还能做些什么?

  然而对于这个梦,我不明所以。昨夜今晨我梦见她,尽管自以为现在喜欢的并非是她,我还是要把这个梦记下来。我在过去和现在系下很多结,希望将来可以把它们一一解开。

3 thoughts on “岸芷汀兰,郁郁青青”

  1. 有幸闯进你的空间~~船长~~
    我几乎每晚做梦,记住的却很少~~某人出现的梦却记得很牢~~
    委婉~~这个词用的很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