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日记.紫凝

  省财政厅食堂十一点五十开门,一般我打完饭菜落座的时候,正逢央视新闻频道午间新闻前天气预报的时间。于是我总是一边吃着财政厅价廉(因为有机关补贴)物美(相比家人的手艺而言)的午餐,一边抬头望着挂在天花板下电视机里美丽的天气预报小姐,秀色可餐。
  这位小姐叫紫凝,广院毕业的,应该算是我的师姐吧。

  有一次放课时经过48号楼前,听见路边有人播天气预报的声音,侧眼一瞧,这位女生身材不错,侧影也不错。我没有多看,转过头来对身边的康有才感叹:你看看,有的女生,声音动听、容貌可人、身材曼妙,可是以后只能去电视台里播天气预报——真是可惜了……
  拜这场大雪所赐,不到一个学期,我的想法改变了。

  一个人能否成功,对内取决于天赋,对外取决于时遇。大的说来,斯巴达克斯给了恺撒出人头地的机会,大革命给了拿破仑机会,大泽乡起事给了刘邦项羽机会,不胜枚举。甚至,与其说“时势造英雄”,不如说“乱世出英雄”更贴切。小的说来,不仅是军事和政治人物,各行业的从业者要想一鸣惊人、出人头地,都需要等待暴风骤雨一般的机会——对于没几碗青春饭的女性节目主持人来说,尤其如此。
  我的意思是,南方这场五十年不遇的大雪,正是个好机会。

  王小丫自称有志成为中国首席财经记者,这是扯淡:一则她高考数学不及格,跟数字不熟的人莫说首席,连合格的财经记者都当不了;二则,她不深入前线挖个惊爆内幕出来,就永远没有机会在业界扬名立万。相较之下,柴静就比较幸运,有生之年撞见一次非典,采访期间还发了回虚惊一场的烧(女记者动不动就发烧,我都服了),于是理所应当的一夜成名。类似的还有那个闾丘露薇,托伊拉克战争的福:炮声一响,大男人水均益非常CCTV的回了国,她倒成了战地玫瑰——如果不幸牺牲,还会变成战地凤凰……
  财经记者、新闻记者、战地记者都是记者,对记者来说,“暴风骤雨”几乎天天都有,能否出人头地取决于机会出现时他们是否去抓、能否抓到;可是对于靠天收的天气预报主持人而言,条件就苛刻得多——有且只有天灾才是他们大展拳脚的舞台——新闻里篇幅冗长的报道有什么用呢?谁关心停电停了几天、菜价涨了多少、航班列车延误了几个小时?木已成舟以后,人们最关心的,是“明天还会下雪么?”、是“这雪要下到什么时候?”。此时此刻,天气预报主持人的一言一语都牵动着亿万观众的神经;此时此刻,他们的一笑一颦都吸引了举国上下最关切的目光。

  在财政厅食堂吃午饭的第一天,我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收看了紫凝的天气预报,同时记住了她的名字。
  当时模模糊糊觉得:这个主持人不错,有前途。
  可是吃完饭仔细想想:这个人以前怎么没什么深刻印象呢?
  主持的仪态似乎比以前更成熟(至少更讨我喜欢),着装似更讲究,谈吐似乎更自然——然而,一切的一切都是“似乎”,人还是那个人,脸还是那张脸,声线还是那条声线。莫非只是突然间关注起来的关系?

  紫凝,希望你知道,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2008必然是多事之秋。南方这场雪让合肥的大白菜涨到五块一斤,五块一斤还有价无市,其他一些地区甚至更惨——可是对你而言,这是个十年一遇的“好机会”(上次应该算是98年的大水了,那时你还在广院念书吧)。我不是业界中人,不能给你提什么建议,但是我知道,不列颠焰火中的“晚安,好运”成就了爱德华·R·莫罗。如果你能够吸取一些经验,这场雪也会成就你。
  师姐,衷心希望你把握住这次机会。有的人声音动听、容貌可人、身材曼妙,如果一直在电视台里播天气预报——哪怕是央视,依然可惜了。

2 thoughts on “寒假日记.紫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