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ing since April.Where I take off, I fall off

  还有三天就结束了,liberation。

  如果必须活在自习室里,那么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读书,读想读的书。无论芥川先生的,小波的,还是其他聪明的。
  其次是写代码,编译原理也好,数据结构也好;.net也好,java也好——至少是可以满足对“聪明”的虚荣心。
  再往下就是英语,似乎无法从其中发现聪明,也无法因此而觉得自己聪明。

  姑且当作苦中作乐的话,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读英文小说,勉强似乎能发现洋人的聪明(英语国家的洋人)。
  其次是背单词,虽然很辛苦,可是几经辛苦以后发现记得的单词比原先多了许多,勉强感觉得到自己更聪明了。
  最辛苦的是写作文,似乎无法从其中发现聪明,更无法因此而觉得自己聪明。

  写作文是永远无法苦中作乐的。练习很久以后,除了打字速度变快了,拼写错误变少了,使用各种句型稍微熟练了,完全没有任何成就感。
  写作最大的痛苦,无非是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愿意看。即使是一篇结构完整、没有任何拼写或语法错误、甚至包含了一定思想性的文章,你都不愿去看。
  看看那些孩子的高考作文吧,即便是满分作文,结构完整,没有错字,甚至“很有思想”——除了备考的高三考生和语文老师,谁愿意去看?
  统统是垃圾。无论是我指尖流出的屎,还是北美范文中的长篇累牍的屎,不过统统是屎罢了。
  让一个读惯了芥川龙之介的人去读那些狗屁文章,然后再去写那些狗屁文章,与禽兽何异?
  每每在issue里引用先生的话,a famous japanese writer once said: …,都觉得愧对先生。如先生所言,死去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他们已经死了。

  244篇issue,我写了高频的50篇,有把握的也是这50篇。
  这50篇的机考频率超过2/3,也就是说,2选1的issue,有8/9的概率遇见有把握的。
  如果不幸遇见那剩下的1/9,虽然不能说必死无疑——实际上,依自己的性格,碰上不想写的作文,无论中文英文,写完第一段就可以摔钢笔(键盘)了。
  我能耐着性子写的就是这五十篇,生死予求就也是这五十篇。上帝你若爱我,让我写历史和艺术;上帝你若弃我,让我写剩下的;上帝你我恨我,为什么给我安排这么几个兄弟逼我考G?
  我用英语求你:
  God, if you bless me, give me history and art; if you leave, give the other; if you hate, why do you give me so many brothers forcing me to GRE?
  242篇argument,尽是依样画葫芦。美国人的低能,于此尽显无疑。

  自习之花啊,考研的人你果然不着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就到此为止了?
  Falcon,我尽量过来。
  Alpha,我尽量先走。
  Beta,我们会等你。
  Feng,你我同船过渡。
  Lewis,what hell are you thinking?
  Etc,如你所知,我不过是希望从尘世洪流中分一杯羹而已。多数人分到的是冷饭残羹,我想喝点好的。

松柏青长,板桥霜,一弦一柱思量,
几人梦醒,几人心还在梦乡。
兰芷姑娘,正梳妆,一身琉璃衣裳……

  写不下去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写完。不过文中的人啊,也祝福佑我吧。

  三天以后回来,Spread your wings and fly! God be with you!——Major Zero to Naked Snake

3 thoughts on “Aliving since April.Where I take off, I fall off”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