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ing since April.Run to the last minute

  这段时间,每天下午从南食吃完晚饭,都会顺路去南操场看一截广院杯的比赛。五点半左右,比赛通常还剩下长则将近半场,短则一二十分钟,站在球场边看着已经体力透支的主力和刚换上场的生龙活虎的替补一同角逐到完场,似乎有助于消化。
  看的前几场球,全是某队大比分领先、结局已定,双方一起混垃圾时间的比赛。虽然进球很多,但一点不好看——外行才喜欢看动辄4:0、5:0的比赛呢。真正好看的球不在进球多少,而在最后一分钟双方依然竭尽全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彼此实力相当的情况下,0:0比3:0的比赛更有观赏价值,更能体现出足球运动的真谛。当然,前提是双方实力相当,像我看的第一场广院杯,本学院被冠军大热工A把十二生肖从鼠屠到猪的那场比赛,一样有观赏价值。看冠军大热演练技战术焉能没有观赏价值?
  今天下午看的,影艺一球惜败国传的比赛,是我在大三这年看过的最好的一场广院杯。我去的时候离完场还有十五分钟,影艺一球落后——于是从抵达南操场到离开的十五分钟里,影艺就一直压着国传在攻。影艺的球员一个一个跟着抽筋,都是货真价实的;国传的一个一个跟着爬不起来,有真有假(影艺有人催喊“国传没有表演系!”,真是绝妙)——彼此都竭尽全力了。被替下来的主力,无论是哪支队伍的、在场上看起来多生猛,回到场边一个个立刻都躺下,喊不出加油声,只能喘着气看比赛;而那些替补登场的球员,无不开足马力,一个人顶三个人跑……最后十五分钟,双方一个球也没有进,但是无论进攻防守,都踢得分外精彩。

  于是我想起了463踢451的那场球,我们一直因为一个点球0:1落后,但是最后一刻,拜那位看错表补了十五分钟时的当值主裁所赐,463由左后卫曾翔宇莫名其妙将比分扳平。说莫名其妙,因为当时我已经跑晕了,在后场没有跟上去进攻,所以没看见经过;加之没有视频资料,大家事后的描述也各有千秋,总之很神奇就是……
  那场比赛,虽然我们最终在点球大战第六轮落败,却是我印象中踢得最幸福的一场比赛,因为踢到最后一分钟,因为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大学以后,自己断断续续踢了两年广远杯。大一专门跑龙套,一场球踢一分钟到十分钟不等;大二踢得多些,每场至少踢半场,至多也踢半场。可是因为队伍实力有限,自己实力更有限,踢得并不愉快。大三因为一些原因,没有报名。第一场比赛,看到自己学院被屠杀到血流成河的时候,心中很是寥落。尽管小白脸、有才等同样看了比赛的人告诉我“你上也比这几个中后卫强啊”——语气是调侃的,我内心倒是赞同的——然而话说回来,换我踢的话又能怎样?0:6和0:12有什么不同呢?
  我曾经想过,如果把463现在散落在天涯海角的弟兄们拉过来踢广院杯,究竟会踢成什么模样。不知道踢得更好或更糟,但我能肯定,踢得更快乐。

  今天下午站在场边,看着场上奋战到最后一分钟的球员,场下直到比赛结束后还在呼喊的观众(差点打起来),心情比目睹自己的学院输球更寥落。我真想踢啊,真想再一次跑到最后一分钟——那种感觉,没有上过足球场的人永远不能体会到,只有真真切切体会过的人,才会无限缅怀那份跑到抽筋的痛苦和快乐。从南操场走出来,正逢刚在健身房里撒下淋漓汗水的C君。C君自幼习武(散打),身体壮硕,扑面就问我“你卧推多少?我七十。”说老实话,我根本不知道卧推七十是什么概念,于是攥着C君的胳膊掂量了一下,比我粗一圈。心想还差得远。于是用手指比划成沙鹰的模样,顶着他的太阳穴放了一枪——“都什么年代了,胳膊粗挖煤去……”。
  其实我满羡慕的,倘若我有C君上半身的架子,上了场估计都属于力量型球员了。不过尽管如此,看到C君后来向我打听比赛结果时盈满了憧憬与向往的双眸,我又不得不沾沾自喜起来——C君啊C君,你空有一副好身板,却不能在绿茵场上抛头颅洒热血(C君打篮球也不行,真是可惜了);我180的架子骨,就算五脏六腑汗血发肤都算上才将将一百三十斤,多少也是新生杯上进过球、广远杯上射过门的人,如此说来,谁羡慕谁啊?

2 thoughts on “Aliving since April.Run to the last minute”

  1. 能否告诉我一下你的邮箱呢?最近写了点文字,想找崇光大才人帮忙看看,改改,提提建议,多有打扰了~~~谢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