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ing since April.Holiday

  实在搞不懂,为深么连清明节都算法定节假日。如此一来,周六周日都照常营业的南图歇业一天,我无家可归了。
  距离机考还有十天的时候,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堕落一天。累了。
  昨天,那个缺勤很多天的影艺小妹妹居然又出现。小白脸估计是看上她了,不仅在校内加了好友,而且详细打听了情况。小妹妹缺勤的那几天是在考雅思,似乎没有考好……
  小妹妹啊小妹妹,我一直觉得考雅思的人是不敢直面挑战的人。诚然大家都很苦——至少备考前的几天你都是奋战到十点以后,图书馆关张你才走的——可是既然你吃得了苦,为什么不考G呢?当然各人有各人的路,自我眼中你已经尽力了,祝你好运。小白脸也不是个很花心的人。

  踏波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一不留神就把自习之花的详细信息,包括手机号都弄到了,真没想到事情是这样发展的。
  龙套A,我姑且如此称呼你。人家自习之花有男友的,在重庆也好,在澳大利亚也好,虽然不在广院,但是你不可能不知道。那么你还为什么总面带虚伪的微笑找她搭讪,故作姿态手机拍她——她都不睬你啊。诚然你们认识,或许关系还不错,但是你不觉得自己很失身份么。
  你我都是龙套,你是龙套A,我是龙套B,现在她变成女主角了。但是龙套有很多种,给我提供手机号的Carzy认识她,也“喜欢”她,基本上是龙套C了——喜欢不喜欢是一回事,怎样喜欢是另一会事。在这三个龙套中,C比B强,B比A强。
  当然我很佩服你,A君。你比我勇敢,更比我有手腕。即使我喜欢一个自己认识的,见面还能打招呼聊几句的一个女生,我也绝不会像你一样尝试上自习时主动坐她身边。没有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我不敢。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我比你有前途,在该专注于工作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男人或女人——能让我开小差,而你显然还做不到这一点。一个人能走多远,无非取决于天赋、时运和付出,前两者不由人,只有后者你我可以操控。我为了我的前途付出的比你更多,即使因为天赋或时运,我的结局甚至不如你,我也丝毫不觉得遗憾。不过,你若认为“女人”比“前途”重要,我无话可说。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快到清明节的时候,脑海中不由自主地频频浮现出这首诗。杜牧才子,才子杜牧,昨晚从自习室回寝室的路上,蓦然感到这几首七绝的百转千回。昨夜无雨,自己也远未断魂,可是,怎么说好呢……从前俯首《阿房宫赋》,仅仅停留在“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的阶段,现在能读懂的大概略微多了些。百度一下,人言君“七绝尤有逸韵远神,晚唐诸家让渠独步”,逸韵远神不知所云,让渠独步倒是精辟之极。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

  凡此种种,皆非真杜牧。真君乃“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乃“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乃“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乃“丸之走盘,横斜圆直,计于临时,不可尽知。其必可知者,是知丸之不能出于盘也”。

2 thoughts on “Aliving since April.Holida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