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ing since April.我和先生的女性观.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下)

  其实刚才只是开个玩笑,现在步入正题。

  先生生活的时代早我辈八九十年,当时的资讯之发达与现在远远无法相比。那个把老婆杀掉的司机,显然把艺妓看作可以为之赴汤蹈火的一世美女了;再推理,他能把十五六世的看成一世,显然是见识短了。我能肯定,如果这位司机见过泽尻绘里香,他再不济也是为了一个公认的美女、而不是一个十五六世的艺妓而犯下弑妻之罪,继而落下笑柄。由此可见井底之蛙的悲哀啊。

  《欧也妮·葛朗台》中,老葛朗台死后给欧也妮留下两千万法郎的财产,据我的粗略换算,其购买力在今天超过二十亿美元。村里的人得知此事,几乎都不能相信:世界上有人可以拥有两千万法郎的财产——葛朗台又不是皇帝——这是在开玩笑吧!当今世界首富的财产在四五百亿美元上下,而我看一篇文章说,摈除通货膨胀等因素、单纯以购买力计算,世界历史上最有钱的人是卡耐基和洛克菲勒,都超过千亿美元(我记不清钢铁大王和石油大王谁更有钱了)。姑且相信这两个美国人比中国历史上的范蠡石崇和珅之流有钱,如果不是自幼受以福布斯为代表的的拜金文化的熏陶,突然间有人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人身家七千亿人民币啊”——我一定会像那些外省的农民一样大呼不信。谁能告诉我,七千亿人民币,天天抢银行都抢不来,他们是怎么赚到的?

  所以,说我们这个时代是出悲剧,源头就在这里。我辈凡夫俗子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事,偏偏有人做得到。只是做得到就算了,更喜欢大张旗鼓让我们知道,让我们怀有空中楼阁一样的尊敬与崇拜。蒲松龄所谓“黄金屋”“千钟粟”“颜如玉”,言下之意是让我们“奋斗”。他自己潦倒一生,偏偏让我们为渺茫的希望把命都豁出去。成功的人当然有,可是多数人都失败了呀。没有人失败,哪有人成功呢?

  如果大家都信息闭塞的话,一个土皇帝打遍乡里无敌手,往往就自以为武功天下第一了。这当然是坐井观天之见,可是如此一来也有好处——世界上有千千万万个天下第一,大家各做各的小霸王,心安理得,与世无争。相反,如果有好事者组织一个天下第一武道会,非得决出一个货真价实的“天下第一”,那会有多少人因为梦想破灭而心碎不已啊。如此一来,世界是更接近“真实”了,可是这样的“真实”仅仅给一个人增添了些许的幸福,却为千千万万人送去无上的痛苦。

  美女不也是一个道理么。如果大家都信息闭塞的话,一个大姑娘家在村子里艳压群芳(此女通常叫“桂花”),往往就被同村的大叔大婶及男同胞奉为“一世美女”了。这当然同样是坐井观天之见,可是如此一来好处更多——世界上每一个村子里的男同胞都有一份希冀:有桂花这样一个大美女住我隔壁,街上遇见了还跟我打个招呼,我一定要努力“奋斗”,以后娶桂花——这多好啊!可是,一旦有一天一个好事者闯入了村子,什么都不说、不做,丢下一本书就走,村里的男同胞立刻就会疯掉。那本书叫什么,《男人装》、《时尚》或者《花花公子》,都一样。

  因为对凡夫俗子如同镜花水月一样的女性出现了,于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就诞生了。空中楼阁的一世美女,和空中楼阁一样的富甲天下、空周楼阁一样的天下第一一样,都是诞生于我们这个时代,并将世世代代传递下去的悲剧。相比于芥川的时代,我们这个时代拥有“魔术般不可思议的数字技术”(magic digital techniques,我太喜欢使用《潜龙谍影》中的这个短语了),这个科学的造物带给我们由生至死的幸福,也带给我们超越生死的束缚——我们为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所惠,却被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所累,难道还有更悲哀的事么?

  YY中了五百万应该怎么花,其实和对着冠希艳照打飞机无甚不同。相比之下,那些因为桂花一声“吃了没”而激动地辗转反侧、寤寐思服的村民甲子丙丁们则要幸福许多。从这个意义上说,因为不认识泽尻绘里香而为十五六世的美女赴汤蹈火的司机尽管愚昧,却是幸福的。芥川先生不懂得后人的悲剧,于是将同辈人的所为看作喜剧;后人读过前人的喜剧,于是愈发感到当今之悲剧之可悲。

  后记:如果有谁耐着性子看完这写文字,以为我通篇是在写美女,继而论断我是色魔。我只能说,首先,你理解能力有问题;其次,被你这样的人当作色魔我也无所谓。

2 thoughts on “Aliving since April.我和先生的女性观.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下)”

  1. 我喜欢这一句,“我们为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所惠,却被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所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