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ing since April.我和先生的女性观.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上)

  原先打算写点关于西藏问题的看法的,可最后还是决定把“女性观”的主题继续下去。首先,猪大腿在他日志里已经把我想说的东西说得很清楚了,尽管能读到他的日志的人很少——读我日志的人更少——但是作为一个一定程度上的文学青年,当我发现我想写的东西已经被别人表达过、并且我不能比他做得更好时,我就不打算再写了。另外,西藏的问题,我还有很多东西不太清楚。与其像个白痴一样成天把“爱国主义”挂在口上,结果根本上党国不分(这个观点我在大一的思修论文里就论述过),倒还不如多看看,多想想。事实上,若要真正做到多看多想,不走出国门、接触外人的观点和外人的资料,那是根本办不到的。

  萦绕在我脑海里很久的问题是:藏族人到底想不想独立?换句话说,到底只是达赖想独立,还是藏族人想独立。犹太人无论如何都要有个家,于是有了以色列——那么藏族人呢?换个角度考虑,如果中国有95%以上的人口是其他某个民族,而汉族人不得不聚居在一个“自治区”里,汉族人会不会想有个“家”?就像早晨我赫然在一张图片里看到的:Free Tibet? Already done in 1959. Indenpendent Tibet? Never ever!

  我觉得,如果那些爱国者们认为藏族人也是同胞、大家都是中国人,那么在西藏问题上,不去考虑这些同胞的想法就不能称之为“爱国”。我没有机会直接接触藏族人,也无法从国内的主流媒体上得到藏族人的观点。如果作如下三段论推理:一个民族始终信任并支持其精神领袖,达赖是藏族人的精神领袖——藏族人信任并支持达赖。那么中国人岂不是要骨肉相残了?当然,骨肉相残的例子在中国历史比比皆是,命丧于南京大屠杀的国人,没有三大战役中任何一役死的人多。


  不多想了,回到我和我的芥川先生。虽然先生是日本人,我依然敢斗胆高声喊:“一生俯首龙之介”——即使我几天以后就会死,我仍愿意折我三十年寿命为先生增寿。即使我的三十年只能换得先生三年。可以让先生的全集再增添数卷、或者让先生有心力写出一两部长篇小说,倘若有缘拜读,我死而无憾啊。

  《东瀛美文之旅·侏儒的话》收录了先生的几篇“散文”(如果按《芥川龙之介全集》的划分,有几篇其实是评论或游记之类)。其中《我喜欢的女人》一篇,自己在《全集》中并没有找到。个人以为,《美文》的翻译优美有余而准确性不足,因此,读先生文章需要把《全集》和《美文》对照着看。只有《美文》的版本,理解起来离先生日语作品的本意很可能有所出入,很是遗憾。
  节选先生的《我喜欢的女人》,相比《美文》的翻译,文字作了一定改动(尤其是把“美人”改称了“美女”,我认为就应该这样翻):

  ……首先要谈的当然是美女,不过我还没有遇到过“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美女”这样的女人。难道不都是这样么?大家不都在马马虎虎、随随便便地给女性贴美女标签么?具体的标准实在难以划分得界限分明,总而言之,我还没有拜见堪称一世美女芳容的光荣机会……

  注:文章中,一世美女 is more beatiful than 二世美女, and much more beatiful than 三世美女……而不是说,“世”越高的美女越稀罕、越漂亮,一百世的美女天下无双。我开始就理解错了。

  有人为了得到一世美女宁可抛弃一切,我理解这种心情。可如果对方并非一世美女,那就很难下这种决心。不过,人世间为了二世美女、三世美女甘心抛弃一切的人俯拾皆是——说实话,也许有一天我就会加入这个队伍……可是,无论多么爱着对方,说是看上来了一世美女,实际上很可能至多不过是二世、三世美女而已。把十世以上的美女看成埃及艳后这种事,我还从来没干过。前不久镰仓的某汽车司机迷恋上当地的一个艺妓,结果杀了自己的老婆。后来我在酒宴上见到那个艺妓,也就是十五六世上下的美女罢了。如此说来,不要说老婆,我连猫都不杀……
  其次是喜欢不太讲实际的女人……

  接下来的后半部分可以归类到“内在美”的范畴。谈因为文学性和时代性比较强(比如涉及到威迭尔和唐·璜,以及谷崎精二的小说等),我还不是很懂,所以到此为止。
  抛玉之后,开始引砖了。首先,“一世美女”是否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呢?换句话说,诸位男同胞心目中的“女神”是否具有相似的五官和身段呢?我以为有的。各民族都有各民族的一世美女。古希腊的海伦,春秋的西施——具体描述参见《荷马史诗》和《东州列国志》——就是其中典范。但是,一世美女未必存在于每一个时代,即使存在,也并非从八岁到八十岁都维持着一世美女、甚至是美女的标准。从这个角度说,如果让我选出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的话,十几年前拍《勇敢的心》时期的苏菲·马索无以匹敌,而同时期的李嘉欣在东方女性中最接近完美。现在?没有,国人洋人都没有,最多也就是二世、三世罢了。
  如果有人认为有人比巅峰时期的苏菲·马索或李嘉欣更美(比如赫本),那我就退一步,解释说:大家的审美观点比较接近了,存异求同么。苏菲·马索和赫本各有千秋,难分轩轾,她们都很漂亮,但都不是最漂亮的。最漂亮的还没生下来呢(或者已经死了,或者虽然生下来了但是大家都不知道)。

6 thoughts on “Aliving since April.我和先生的女性观.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上)”

  1. 看了(下),你就知道其实你现在的境界非常好,非常非常之好
    你已然超然于悲剧之外,我还深陷悲剧之中啊

  2. 萦绕在我脑海里很久的问题是:藏族人到底想不想独立?…….
    这种问题需要考虑么……藏族人家多挂着老毛的像,搞不好比汉族人对共产党还忠诚….姑且当你想写点东西才写这样一个毫无意义的前提

  3. 关于美女给你一个数据:
    被百分百的人认为是美女的,古往今来,无.
    被一半人认为是自己见到的美的女人,古往今来,无

  4. 我不知道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你的大学……
    critical thinking,原来我以为美国人说的都是屁话,看来是真的,中国的大学生确实……
    你太让人失望了

  5. 仅凭"藏族人家多挂着老毛的像"这一点,你不觉得藏族人就应该独立么?
    挂统治者像的崇拜,自古以来只有封建时代才有,而真正的民主共和国不应有
    如果你要说,他们挂因为他们愿意,他们热爱领袖,
    汉人已经不再崇拜,藏人依旧崇拜之至,两者岂不同样可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