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ing since April.我和先生的女性观.鼻子

  斗胆写这样的标题,以及对应这种标题的文字,如题目所示,是受了先生的影响。现在还没到疯狂到再玩一次英语数独的紧要关头,自己难得有闲情逸致写点无聊东西;加之最近开始重读先生的全集,又萌生了些新想法——于是写下这些大逆不道的话。

  用先生抛玉引转有两个原因。一是用“芥川龙之介”这个名字做挡箭牌——好吧,你说我流氓,可我的流氓不过是先生的“流氓”的延伸;你骂我流氓就是骂先生流氓,你好大的胆子!其次,我的种种想法,确实在读先生的各种作品后产生。后辈读前辈的文集,可能在一天之中读到作者时间跨度相隔数十年的作品,如此一来,萌生些作者也不曾想到的想法也说不定——更何况时代一直在变啊。

  还是那句话,懂我的人会明白我在写什么,不懂我的人姑且认为我流氓吧。我给同班同学介绍机场志愿者工作感想的时候,谈了目睹陈慧琳和张曼玉真人的例子。所有男生都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所有女生都以为我的色魔。这些人不知道我到底在说什么,那就算了。雨果和托尔斯泰把小说的最高潮安排在百万字以后;杜拉斯和加西亚·马尔克斯简直不想让人知道他们在写什么(我大概懂得后者,但是完全不理解前者);而芥川先生干脆直接认为“大众”都是愚民……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也各自有各自的理解力所及,不可强求。


  帕斯卡曾说“即如克里奥帕特拉的鼻子是低的,地面一切将为之一变”。以前我听说这句话的时候,非常有道理,认为它不仅比所谓的什么蝴蝶效应更有渊源,而且更靠谱。关于鼻子这件事,我知道的另一个典故是,因为自己的鼻梁被人打断了,米开朗基罗自幼形成一种愤世嫉俗的人生观,这一点在他创作《创世纪》和《最后的审判》的过程和作品中表现得尤其鲜明——相比之下,达芬奇因为其容姿甚美,作品的风格就温和多了——所以我想,如果米开朗基罗的鼻梁始终像一个典型亚平宁男人一样美得让人嫉妒,那么人类的艺术史恐怕会有不少残缺。
  话说回来,关于克里奥帕特拉的鼻梁问题,芥川先生有迥然不同的看法:恋人们是极少看清真相的。
  节选先生《侏儒的话·鼻子》中的几段话:

  我们的自我欺骗一旦陷入热恋便将显示的淋漓尽致……
  安东尼也不例外。假如克里奥帕特拉的鼻子是弯的,他势必佯装未见。再不得不正视时也寻找其他长处以弥补其短……从克里奥帕特拉的眼睛和嘴唇中寻求弥补。何况又有“她的心”!其实我们所爱的女性古往今来无不有一颗完美——完美的无以复加——的心。不仅如此,她们的服装、她们的财产或者她们的社会地位等等也都可以成为长处。更有甚者,甚至从前被某名士(凯撒或者肯尼迪之流——船长注)爱过的事实以至传闻都可列为其长处之一。……
  这就是说,两千余年的历史其实并不取决于一个克里奥帕特拉的鼻形如何,而更取决于无处不在的我们的愚昧,取决于应该嗤之以鼻而又道貌岸然的我们的愚昧。

  帕斯卡先生,您身为著名的物理学家和数学家,对于水银汞柱的研究既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也为曾经被高考物理洗礼过的我辈凭添了些许烦扰。或者,你还可以勉强算是为哲学家——朗文字典用”philosopher, mathematician, and physicist”的顺序描述你,排序大概是由次到主的——然而在身为小说家的芥川先生面前,私以为,你还是逊色了许多啊。

  很多年前读到一篇科技文章,声称历史学家对头盖骨进行容貌复原以后发现,埃及艳后的长相哪里是风华绝代,简直是其丑无比。那篇文章还附了复原后的假想图,虽然我已经记不清具体的模样,但可以肯定,距伊丽莎白·泰勒那个版本有如云泥之别——拜幼时读过的帕斯卡名言所赐,那张复原像的鼻子我还有印象:宽、短且平。
  不知道真实的埃及艳后到底是怎样的芳容,然而恐龙的可能性已经存在了。可是,是否是恐龙,毕竟存在于猜测中,而历史言之凿凿地告诉我们,这位或然为恐龙的女子曾先后让凯撒与安东尼拜倒在其石榴裙下,而且倘若不是她自行了断以至香消玉殒,屋大维也未必过得了她的美人关。如此说来,我们可以建立如下三种可能:一,艳后就是至真至纯的艳后,西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二,艳后并非完美,或者说“漂亮”,她的鼻子可能是低的,甚至眼睛和嘴唇也毫无亮点;三,这是又黑又矮的十足的一支埃及恐龙。
  这里有必要补充一下,历史同样铁证如山地证实了艳后是个绝顶聪明的女子。最直白的证据是,此女能讲九种语言,其中包括埃及语——此女是托勒密王朝所有法老里边惟一一个能讲埃及语的法老。

  好了,现在可以针对三种可能做如下推理。在第一种可能下,毫无疑问,对这种堪称古往今来最完美的女性,但凡是男子都会以生死相许——即便“生死相许”是热恋之愚昧面的最鲜明表现。私以为,为绝代佳人而死与“士为知己者死”、“为国捐躯”或“革命烈士”一样,都是重于泰山的。
  在第二种情况下,如先生所言,鼻子不漂亮可以用嘴唇和眼睛弥补;鼻子眼睛嘴唇都不漂亮,还可以用“香烟缭绕,珠光宝气,手托莲花”——“托勒密王朝的末代女王”这个名头及其附产品来弥补。总而言之,纯粹的政治联姻首先是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况且也没有人规定凯撒和安东尼在藉艳后获取智慧上的欢愉之余,不可以再在妃嫔媵嫱中满足情趣上的诉求……
  在第三种情况下,我们必须承认,“爱上一支恐龙”这种蔚为壮观的景象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世界历史长河中。诚然,支撑一切奇观的,首先必须是“一颗完美的无以复加的心”(“心灵美”的论题大家见仁见智);其次,就是一颗聪明绝顶、绝顶聪明的脑袋瓜子(判断“聪明”的度量衡基本上是统一的)。毋庸置疑,这里的“聪明”有两方面的作用,其一,越是聪明的女性越受部分男性喜欢——我就喜欢考试比我考得好女性,尤其是数学和英语这两门;其二,上至绝代佳人,下至翼龙鱼龙之流,聪明永远是她们玩弄男人于股掌间的最致命武器。打个比方,美貌(如果有的话)有如剑锋,而剑柄是聪明。空有剑锋(如果有的话)而无剑柄,纵是龙泉宝剑也不能御来伤人;相反,剑柄使来得心应手,哪怕没有剑锋(如果不幸没有的话),依然存在“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可能。如你所知,卡米拉就是此中高人。
  温莎的雨中,一声“这是匹好马,先生。”——换作我是满头湿漉的查尔斯,也不得不对这支恐龙产生些许好感。

3 thoughts on “Aliving since April.我和先生的女性观.鼻子”

  1. 英语和数学正是我的拿手科目啊,哈哈。
    虽然已经是两年前的事,虽然我不是女生。。。你喜欢我不?

  2. 首先,"那个女生"是我表姐,不是像你这种人一样随便认的姐姐
    其次,我爱死你啦,以前爱,现在也爱

  3. 让我想到“一吻定情”里入江直树说,我就是喜欢头脑聪明的女生,最后还不是败在了白痴相琴园子的脚下。。所以我说聪明的男人啊。。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