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ing since April.武器

武器

  正义和武器相似。武器只要付钱,敌人也好,我方也好,都可以买到。正义只要讲出道理来,敌人也好,我方也好,都可以买到。自古以来“正义的敌人”这个名字,像炮弹似地在飞来飞去。然而由于修辞上的欺骗,到底谁是正义的敌人,还没有见到搞清楚的例子。
  日本工人只因为生为日本人,就被勒令离开巴拿马①。这是有违正义的。据报纸的报道,当然应该把美国叫作“正义的敌人”。但是中国工人只因为生为中国人,就被迫离开千住②。这也是违背正义的。根据日本报纸的报道——不,日本两千年来始终是“正义的一方”。正义似乎从来没有和日本的利害发生过一次矛盾。
  武器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武人的伎俩。正义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煽动家的雄辩。武后不顾天怒人怨,残酷蹂躏正义,然而当李敬业之乱起,她读骆宾王的檄文时,也不免为之失色。“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这两句话,恐怕只能出自天才的政治鼓动家之口。
  每当我翻看历史,就不由得想起游就馆③。在古老的幽暗的廊子里,陈列着种种正义。似青龙刀者大概是儒教传授的正义。似骑士之矛者大概是基督教传授的正义。这里还有粗大的木棒,大概是社会主义者的正义。那里有挂着穗子的长剑,大概是国家主义者的正义。我一边看这些武器,一边想象着几多的战斗,不由自主地心惊肉跳。然而不知道是幸与不幸,就我的记忆所及,自己还从来未拿起这些武器中的任何一件。

① 指1913年美国加里福尼亚州议会通过决议,排斥中国人的移民法也适用于日本。
② 千住是东京的工商业地区。
③ 游就馆是日本靖国神社内的武器博物馆。

  我想说的,八十年前芥川先生都帮我说了。合肥人做过的事,无论是砸肯德基的砖头,抑或悬在家乐福门前的国旗,其实都是盲目爱国主义者的正义。

  天才政治家的伟大之处,不在于煽动无知的群众——煽动无知的群众不需要天才,只要“抢钱,抢粮,抢娘们”就可以了。称煽动家为煽动家,是因为从以苏秦张仪为代表的纵横家们,到写下《讨武瞾檄》骆宾王,再到说出“多快好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某领导人,无一不具有令“知识分子”血脉贲张的如簧妙舌。打引号的知识分子介于无知群众和真正的知识分子之间。换句话说,欺骗无知群众,不需要精心雕琢的华丽词藻;欺骗真正的知识分子,无论如何都办不到。只有对那些自以为聪明,但本质上依然愚昧的半吊子们,需要挥动三寸之舌翻江倒海。

  从这个意义上说,可悲的不是闲来无事的社会游民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聚在一起,打着横幅、喊着口号,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可悲的,是那些从高考独木桥上走过来的未来的知识分子们,长处象牙塔中消停惯了,现在居然会像白痴一样受鼓动参与到那些活动中,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4 thoughts on “Aliving since April.武器”

  1.  
    如果你出国时别人跟你谈人权,问你为什么中国国民对西藏问题毫无反应的时候.你能厚着脸皮跟别人说:"反应"那都是"打引号的知识分子介于无知群众和真正的知识分子之间"??
    一是别人打心眼的bs你,二是你自己也有葡萄狐狸的感觉了吧

  2. 再没有找到更有力更有说服性的手段之前,最好的反击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真的是那些政客煽动的话,那也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3. 我的反应就是好好学习,先考G出去。
    就算要跟西方掰手腕,也不急于现在。急于现在,其实能做的微乎其微
    问题在于,若干个月以后,家乐福是否依然像九年前的肯德基一样,门庭若市呢?

  4. 抵制jlf不是为了让法国人吃苦头,而是表明我们的态度,这是可以做到的,而且事实证明是有效果的.
    就算一时不是西方的对手,但也要做个有尊严的对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