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viving since June.天佑中国

  南方又有暴雨。不算是暴雨吧?无论怎么说,这还没到七月呢。不过,六月的北京确实经历过一场霎那间黑云压城的冰雹,亲身经历过,所以感慨不已。
  好像是在法国战平罗马尼亚以后,有记者问多梅内克“听说你很迷信,请问你迷信吗? ”。法国队主教练回答:我不迷信,那肯定会带来厄运。

  很有趣的回答啊。
  莎朗·斯通因为评价四川地震 “Is it karma?” 为千夫所指。殊不知,自共产党以前的所有政权,但凡遇到旱灾、洪祸、地震之类,必然会把其归咎为 “karma”——佛学用语意义有些含混,在中文里,不妨翻译成“天人感应”。换句话说,把天灾归结为上帝借自然的手段对人祸的惩罚,自汉武帝时便开始了。
  毛主席教导我们“人定胜天”(有必要说明一下,“人定胜天”的本意并非是“人一定可以战胜老天爷”的意思。但是统治者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需要将经典按自己的需要重新解读。在这一点上,“人定胜天”和“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没有两样)。按照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哲学,karma和天人感应之类都是扯淡,美国历届总统在就职演说最后的那句“God bless America”也是扯淡。所以,暴雪、地震、豪雨,只是纯罪的自然灾祸,与所谓的什么“天意”“宿命”“报应”毫无瓜葛。

  马克思主义者大可厉声批判董仲舒和莎朗斯通的言论(理论)全属无稽之谈,然而中国有十三亿人,其中马克思主义者未必有十分之一。哪怕这一亿多没有任何宗教信仰、没有丝毫“因果报应”观念的唯物主义者坚持相信 “谋事不在天,事在人为”,中国还有十几亿的人多多少少依然“迷信”着。十个中国人中,九个人不喜欢自己的手机号以4结尾,包括那些把奥运会开幕时间定在2008年8月8号晚8点的非唯物主义者。
  好吧,既然你相信一个充满了8的时间象征着好运,你是否也应当相信连续的自然灾害是karma?这无非是信与不信的问题:相信的人希望奥运会能在一个吉日良辰揭幕,同时在无数灾难发生后大呼“天佑中国”;不相信的人以为2004年4月4号下午4点和2008年8月8号晚8点没有任何不同,不介意任何十年不遇、五十年不遇、百年不遇的灾祸相继发生、发生后也不会满怀悲愤地哀怨天道不公。
  如多梅内克眼中的“迷信”一样,“天佑中国”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人们通常所说“上帝保佑”、“佛祖保佑”,都在灾难发生以前祈祷,借此趋利避害;而现在灾难已经发生,如果自然力真是由“天意”所左右的,那么至少按现在的情形看,“天”无疑是在戕害中国。“天”在伤害你,你还“天佑中国”,这与从前那些被皇帝满门抄斩时还要高呼“吾皇万岁”的腐儒有什么不同?当然,在某些人眼里,如果2008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他们会说 “karma”,如果2008年灾祸不断、厄运连连,他们会说 “karma你个屁”。命运——好的时候就信,不好的时候就不信——这和古代的暴君没有不同。

  那么古代的圣君呢?要么一直都信,要么一直都不信。信或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只能选一个。

One thought on “Surviving since June.天佑中国”

  1. 我要说的话都被你说了。。。倒数第二段。
     
    天佑中国,本就是天灾还天佑?这个“天”,又到底是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观音菩萨还是耶和华耶稣宙斯?
    还有那个让我极其看不惯的“祈福”,向上述的哪位祈比较合适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