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三

  终于结束了,我的大三。

  考完最后一门操作系统,出门把小抄扔进了垃圾箱。然后在男厕所小便池里发现了别的哥们做的小抄。同样是小抄,我的全是手写版,他全是蝇头宋体的打印版。这哥们还真懒,我猜到他是谁了……

  6月7号考完G以后,不得不立刻全身心投入到期末复习中去。为了G,一学期基本上没怎么上课,结果还考成这个样子;为了奥运,首都的大学提前半个月就把课草草结了,逼得我连喝口茶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我想,我的这半个学期——不,是整整大三这一年到底是怎么过的啊。

  混过来的,什么都没做到,什么都没学到。

  我把这一年都压在一门不知所云的考试上。现在,虽然成绩还没出来,我知道我还是输了。

  最神经质的日子里,有两个瞬间印象犹其深刻。一是一天下午上自习前,在南图楼下锁自行车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前几天给某女生发邮件的事。想起给她发的邮件,想起她的回信,突然觉得自己真是胡来——我为什么会干这种事!?是不是电子游戏玩多了。

  传说中的塞弗·劳德打法,但凡做重要的选择前都要存个档。选择是正确的就继续下去,否则也可以读档重来。我似乎把现实生活也当作可以读档重来的游戏了——不,人生从来就没有“重来”两个字,她离开了,她就永远不会回来了……

  还有一次,因为前一天晚上看《攻壳机动队》的缘故,“躯壳”与“灵魂”的关系第二天还萦绕在脑子里。那天下午踢完球,在洗手间洗脸的时候,低头看见自己的两条腿,不禁想起刚才在球场里的一幕幕情景。就在那一霎那,潜意识里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做那些动作呢?

  一个简单的射门动作也要牵涉多少块肌肉啊,那是大脑发射的无数条电流在身体里奔流传递的结果。我的思想,我的灵魂,把思维变成电信号,电信号又把化学能转化为机械能——那都是科技已经实现的——但是,为什么人类可以如此协调的控制自己呢?不止是人类,万物生灵都是如此协调,奔跑的猎豹、跳跃的海豚、飞翔的猎鹰……在连行走对双足机器人来说都难如登天的今天,生物又是如何用ghost操纵自己的shell的?太奇妙了。

  我不记得自己背的单词,也不记得给她的信里说了些什么,但是我记得这两个瞬间。我的大三也就这样了。

7 thoughts on “我的大三”

  1. 其实你是一个很有想法和主见的人,所以宽慰也是多余~继续努力~时光潜在的价值现在或许还未显现~

  2. 乖。。。你的这一年也很充实~拥有,又。。了啊。很好~人生就是在不断经历~
    今年课的考试,我都用的打印版,而且还发给大家人手一份~

  3. 有一句话需要更正。你不是整个大三是混过来的,你是整个大学都混过来的而且,大学,不就是用来混的吗?好不容易年轻一下,不混过去太对不起自己了

  4. 对了。存档读档的理由并不关乎正确与否。游戏而已,哪有什么正确不正确,不过是为自己要把所有可能都试遍的好奇找一个借口吧。人生亦如此,不过反倒省去了存档重来的麻烦,过去的反正都已经过去。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5. 师哥,我也该提前想想我的大三怎么过啦!你呢,计划一下你在大学的最后一年吧。。。。

  6. 你太神了~~~
    PS:不喜欢“混”字,混=时间+空白~~也不能给自己理由去完成这个持续动作去制造导致无限后悔的空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