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喜剧

  在我看过的所有人间喜剧里,《贝姨》是最好的。

  《欧也妮·葛朗台》和《高老头》都很震撼。一个人爱金钱胜过女儿,一个人爱女儿胜过一切。由此可见,与其说巴翁著《人间喜剧》是为抨击资本的罪恶,毋宁说他是为抨击博爱的人。

  《幻灭》和《交际花枯荣记》一起,勾勒出一部《吕西安传》。可这部作品的一号男主角似乎并非帕里斯一般的吕西安,而是犯罪界的拿破仑,雅克·柯兰。至于女主角,爱丝苔的戏份最多,然而加缪所夫人最耀眼。

  《赛查·皮罗多盛衰记》和《纽沁根银行》,基本上没看懂。

  《夏倍上校》中的夏倍上校,《贝姨》中的于洛元帅,是迄今为止我在文学作品见过的最具英雄色彩的男人形象。其他小说中能与他们二人匹敌的,也只有托翁笔下的安德烈公爵一人而已。总而言之,他们三人都是军人,他们都是英雄,他们都是悲剧,也只有英雄配得上悲剧。

  《邦斯舅舅》看到四分之三就看不下去了,只能心情好的时候翻几页,然后心情立刻变得不好,等下次好的时候再看。我不愿看到有人可以那样作恶而不受惩处,尤其当他们伤害的人无辜的时候(《贝姨》中的受害者罪有应得,而且犯人也遭到天谴)。可是巴翁说:

  ……这恶棍的下场当然是自食其果,同时也证明上帝还是有赏罚的。一般人往往责备描写社会风俗的作家把这一点给忘了,其实是大家看那种千篇一律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戏看得太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