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Chapter6

  生日当晚,关仲自己并未拿定主意。第二天,他出完晨操,在街上溜达,路过张员外家门前的时候,终于下了决心。
  为一个女人考武举,这理由确实难以启齿。可时间不等人——明年赵公子参加乡试,中举人十拿九稳——如果关仲不能尽快成些事业,籍此博得张小姐和张家上下的赏识,那心上人可真要落入‘虎’口了……
  刚回到标行,关仲找到父亲,捏造一个理由说明了自己的决心,却隐去张小姐在其中的影响。第二天,三爷就和标行几位家长商量起考武科的事。一顿饭以后,徐标头也决定让儿子考一回武科;胡当家虽然没这个想法,却打算让儿子去趟南京城,一来到陪都见见世面,二来胡当家的大儿子在南京经营了一家布行,差小儿子去也好有个照应。
  来年开春的时候,标行上下为三位公子大办一席。由于关仲和徐飞是庐州的生员,州府里的人也来了几位饯行——几个月前他们还是两位武秀才的考官,走个过场而已。好饭好酒下肚,一顿好觉睡到天明,三人便启程往南京去。

  这样修改以后,主人公的形象变得更加立体,小说的结构更丰满,而且关张赵三家的各种纠葛也为将来的故事埋下许多伏笔。当然,我已经发现,女主人公的早早出场说明自己的创作功力退步得厉害,说得更直白些,“感情”的羁绊已经影响到我的创作。不过利弊相较,我仍觉得加入这段情史更好。无论如何,补充的内容并不会对已有的故事产生多少影响,接下来近两万字是关徐胡三人的南京之行,庐州的故人们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会淡出舞台。

  大明朝两京十三使司中的两京,北京是王都,南京是陪都。故事发生的万历末年,距离那场倒转了两京历史地位的靖难之役,已经有两个世纪之远。
  建业、建康、应天、金陵、天京,历史上的南京有过许多美丽的名字,有些名字属于关仲之前的时代,有些属于关仲之后的时代。在关仲的时代,这座城被高高的围墙环绕着,城墙的一砖一瓦都是在烧制完成以后,从全国各地经水路漕运而来。有人问,为什么不在城里建一座砖窑,取外地或者用本地的泥就地烧制砖头呢?答案可能是太祖皇帝喜欢折腾,他想出这个先烧后运的主意,就是要让全国上下都忙活起来。
  靖难以前的南京城,城主人喜欢折腾,从全城到全国都很忙活;靖难以后的南京城,崭新的亭榭楼阁在被大火烧毁的旧址上重建,雕梁画栋们绚烂依旧,忙活和折腾却不在了。成祖皇帝迁都北京,迁走了南京城的王气,于是帝国的心脏在大运河的北端继续跳动,长江之畔的旧时王都,如今只剩下夜夜笙歌而已。
  但是,这毕竟还是一座都城,一座论红尘滚滚、喧嚣繁华,仅次于北京的城啊。全国上下两京十三使司,各省、府、县的父母官数以千计,唯有南京城死了一个南京兵部侍郎,可以引发一场震动朝野的风波。也唯有南京城死了这个兵部侍郎,可以引来锦衣卫、东厂、六扇门,还有江湖上五颜六色的各路高手云集于此。话说回来,死的人不过是位空顶着三品花翎,无权无势,在南京六部捡个闲差养老的花甲老人而已——这样一个角色能掀起如此的波澜,究其原因,可以从十年前说起,也可以从半个月前说起。为了叙述方便,不妨把黄历翻到关仲初到南京的这天,二月初一。那天的黄历上写着:“冲虎煞南。宜入学,移徙,忌破土,安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