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定?

  这篇日志昨天就写好了,但是我不喜欢一天发两篇日志,所以移到今天。

  昨晚老爸发短信说生日快乐,还问我有没有女生陪,真tm扯淡。Willie发短信问怎么逍遥的,我就cao了,我上午编recommendation、联系老师面谈事宜;下午去听奥斯陆大学学院的宣讲会,受一肚子气回来;晚上就忙着和同学在qq上讨论“内定”和给老外写邮件,这逍遥个毛啊。

  奥斯陆大学学院确实不是什么好大学,放在美国连前200都排不上,但它毕竟是挪威的大学。在挪威读书,学费全免,生活费由政府补助,研究生毕业后无论读博还是就业都不困难……总而言之,是个牛人不屑,而穷人却极感兴趣的选择。我原先给自己定的底线是美国前100的学校,也算心高气傲了,可现在情况艰巨,且不说能不能申请上,就算申请上理想的学校也肯定没有奖学金。没有奖学金,就意味着要把父母啃干净。

  原来我可以不以为然,认为父母既然负担得起,就理应竭尽所能为教育投资。但是读过《幻灭》和《高老头》以后,我觉得这样太自私。对自己而言,挪威或许是更善良的选择。下午听宣讲会的时候,自己一直很犹豫。

  从某种意义上说,挪威代表了幸福安逸的生活,而美国则象征着艰苦奋斗。挪威的高税收与高福利保证了四百五十万人口高质量的饮食起居,但另一方面,它错过了像美国甚至芬兰那样在全世界或者某一领域独领风骚的机会。这个国家似乎不思进取,生活在其中的人也似乎如此。

  现在我给自己安排的最好的规划,是先进入奥斯陆大学学院学习,然后借机做一些奥斯陆大学的项目(奥斯陆大学和奥斯陆大学学院是两个东西,真扯淡),最后去美国读博。当然,以上都跟做梦一样,这就好比我安排好追一个女生的一切,调查她的生活习惯、爱读的书、爱吃的东西,收买她的室友,准备好搭讪的话题……一直计算到最后在哪结婚——可是从一开始我就失败了,因为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不可能”。

  可无论结果怎样,喜欢的女人我都会去追,理想的蓝图我都会去争取实现。更重要的是,现在我发了疯的想去挪威,因为自己被“内定”这件事激怒了。我不能百分之百肯定谁是内定,也不能肯定这到底是学院单方面的意见还是中外双方都已达成了默契,但是两个留学名额中,似乎已经为她保留了一个。这让我很不爽。

  推荐交流这种事,和申请读美国的研究生一样,本质上都是内定。它没有形式上的考试,也没有一个明确的优先权计算方式,一切都是笼统的“看总体表现”。从这个方面说,内定并非听起来那么邪恶。如果内定的人很牛,比如专业排名名列前茅,英语流利,或者研究成绩突出等,我也无话可说——可现在这位内定嫌疑人,论成绩论英语都远不如我,她唯一的优势就是党员、支书、学院红人。更可恶的是,所谓“学院内定”,学院是谁?这就好比总说“国家利益”,国家又是谁?这里的“学院”无非是她或者她,八成是她——她不是校长,不是教授,甚至连课也不带,不过是一个团(党)组织里管事的角色,除了因为进入更年期无处撒火所以喜欢对学生指手画脚以外简直一无是处。去奥斯陆大学学院这种破地方不是什么大事,院里就交给她处理了;交给她处理,她就可以徇私舞弊了……

  没关系,没关系。这件事其实很简单——我相信自己怎样都比这位内定嫌疑犯强,那么可能性无非两种:一,内定仅仅是学校单方面的推荐,那么我给那位主管交流的老外教授去信,说明自己的情况(花一个小时写好e-mail,已经发了),剩下的交给他决定;二,内定是中外双方协商的产物,这位老外对嫌疑人的能力并不重视,但是对她的姣好身材和甜美长相相当感兴趣(我对嫌疑人的评价还算可观),那么就像Beta说的“选择是双向的”,我首先放弃他。

  当然,事情远非我现在所想的那样简单,一切还有待静观。哪怕最后去的两个人中没有我,如果两个人都比我强,我心服口服,毫无怨言;如果那位嫌疑人有幸屏雀中选……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自己还是会继续追逐所谓的美国梦,但是,与此同时,我们来较量一下吧。

5 thoughts on “内定?”

  1. 其实学院经常搞内定,偏的就是那些专为学院做事让领导开心而成绩又不算很差的人,很不幸她达到了要求……不过我还是祝师哥能胜过她,愿上帝保佑你。

  2. 买psp不如买个NDS,在这边小孩中几乎人手一个啊,比psp流行哦~
     
    不过你是老头子了。。。-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