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当国

记住这个叫倪红日的女人,记住她的嘴脸,记住这副混账的嘴脸
y1pNe4RBj1k0e4nyz5vgrvLP5C-rI0eL0o4ksKTxn0nkO2FotjXOau6kGY6HE4g6kzwbHtUO2H947w

  个税起征点,究竟应该是多少呢?
  我是局外人,就个人而言,月收入为0,无论起征点是多少都不用上税。就父母而言,起征点是2000或3000,他们都需上税——并且,同为公务员,工资条上的数字并不是他们维系生活与社会地位的唯一支柱。
  但是我依然关心这个问题,因为我始终尝试着去“爱国”。

  《国务院专家:中国六成居民月收入不足3000元》。
  搜索相关标题,你可以在各大门户网站上读到这则新闻,消息绝对可靠。

  倪红日则表示,中国有60%的居民月收入在3000元以下,调高所得税的起征点作用主要是对中等偏上收入的家庭会产生效应,但这些家庭实际上边际消费率是比较低的。因此,提高个税起征点可能很难起到扩大内需、拉动消费的作用。

  记住这个叫倪红日的女人,记住她的嘴脸,记住这副混账的嘴脸。这个世界撒谎的人很多,信口雌黄也绝非判断一个人是否是混账的唯一标准。我说她是个混账,因为她当着全国媒体的面,撒下如此一个弥天大谎,而更重要的在于,能够“独立思考”的人是绝不会相信如此拙劣的谎言的。
  她在骗谁?
  她的话中,“居民”的定义是什么?城乡居民?城市居民?还是北京上海广州的城市居民?
  我无论如何不能相信中国有40%的居民月收入在3000元以上,我相信在中国只有少数几座巨型城市达到这样的标准。即使我相信这样的标准,我还要在“居民”里把民工们全剔除在外。我记得,参与修建鸟巢的建筑工们曾经为自己的优厚待遇欣喜不已,当时,他们的月薪刚刚达到三千块。现在的中国,有什么建筑业民工的月薪是比修鸟巢更高的?
  前提被否定以后,推理和结论都不用看了。

  再看看《经济观察报》上的一段文字。

  财政部财科院研究员孙刚对媒体透露,按月收入2000元以上计算出的纳税人口约占总人口的2%,那么目前缴纳个人所得税人数约2600万。根据这个比例测算,如果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高到2500元,纳税人口约占总人口的1.1%,约1450万人,起征点定在3000元,将只有0.56%的人纳税,仅740万人。
  “在吉林普通职工收入不到2000元,过了2000的都很少,如果按3000元起征,那整个东北三省也没有多人纳税了。”吉林省税务部门的一位官员对记者说。
  如果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高到3000元,很多中西部省市个人所得税将面临绝收,而对于那些地区个人所得税就失去调节收入的功能。

  孙刚的数字,同样有据可查。抛开真实性不谈,消息的来源应该可靠。
  简单计算一下,假如中国有一半的人口属于法定离退休职工、无业和待业、或者像我一样的在校学生等——除去这些不必为工资纳税的人口不算——那么在余下的7亿人口中,2600万纳税人口只占3.7%,这是不可思议的。当然,我们依然不能相信工资条上的数字,很多被称为“奖金”和“福利”的概念恐怕计算在收入之外,而份量却与工资相近甚至更重些。可无论如何,工资条上的数字不到2000的人在就业人口中不到4%,依然令人触目惊心。
  不过,这并不是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我最不能理解之处,在于混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倪红日女士,和捅娄子者财政部财科院研究员孙刚,两个人的数据为何相差如此之大?

  我知道自己的祖国很穷,身边有超过10%的学生被称为“贫困生”,家庭人均月收入在300元以下。我从未对贫困生有任何偏见,他们从初中高中一路走来,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就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而国家也针对他们的特殊情况尽可能的提供了补助。我想,坦然承认自己的处境,然后积极去改变,无论结局如何,态度总令人欣赏。
  可是,如果从一开始就否认自己的贫穷,一面打肿了脸充胖子(我不穷,我的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一面却仗着一穷二白胡作非为(我是无产阶级我怕谁),这还不是混帐么?

  我挣扎了很多年,终于不得不相信,这个国家,已经无解。

2 thoughts on “混账当国”

  1. 这叫富国穷民。国家75%的财富在国家手中。发达国家是相对来说的“穷”国富民。我感觉在这算来算去从老百姓手上搞来的一点点钱实在不如打倒几个贪官来得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