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阁

  MSN Space改版以后就没再更新过。时间很多,心情没有。
  晚上总是睡不着,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冬瓜的如雷鼾声只是其次,主要原因是我总做噩梦。梦里为申请焦头烂额,没有人要我。
  猪哥说我这是神经衰弱,更开怕的在于,我居然开始打呼。

  很想写一点完整的东西,无数的构思,或长或短。时间很多,心情没有。
  读完了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按小波的说法,那是需要细致到一个字一个字去读的书。幸好它不长。印象最深的一句,“美可以委身于任何人,但又不属于任何人”,说的是女人,说的更是金阁寺。在我的记忆中,还有一句对一段旋律的评论与之遥相呼应,恰如其分的形容了我心中的金阁。
  “是初遇时的惊艳,是失语了的慨叹。”
  那旋律叫《故宫的记忆》。

  时间很多,心情没有的时候,我开始强迫自己读报纸。周四的《南方周末》,周六的《经济观察报》。再加上每天中午央视二套的《全球资讯榜》,组成我认识世界的窗口。我的窗户里没有网络,网络太浮躁。看人可以,看世界不行。
  遗憾的是,我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越多,越绝望。尤其对自己的祖国,自己已经无比绝望。
  连花开不败都开始愤青的时候,我却愤怒不起来。
  可以在日志里吐单相思的苦水,可以咒骂学校的堕落,可以为留学之路的现在和未来濒临崩溃,可是我不能在这里描述我的祖国。我爱它爱得深,可是无能为力了。
  我希望在自己毕业的时候,走完我成长的五部曲。忠诚,怀疑,抗争,绝望。还有一部,答案要到离开的时候才会知道。

3 thoughts on “金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