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2008

  对于中国而言,2008将是一个关键的历史节点。政府换届,北京奥运,台湾选举,香港政改,等等,都集中在这一年。风云际会,情势变迁,过去隐而不见的问题也将一一浮现,整个世界都以急切的兴趣关注着这一年的中国。对此,我们准备好了吗?

  去年今日,我用《经济观察报》2005年终特刊中的一段文字,作为2007年最后一篇日志的开篇。当时我还写道“两年以前,为了迎接大学生涯的第一个期末考试而紧张复习之余,我坐在自习室里茫然地读着那些文章,脑海中凭空描绘2008的模样;两年以后,大学生涯的第五个期末考试已经让人麻木,除夕夜从空荡荡的自习室里回到寝室,2008已经近在眼前。 ”
  现在,只由一门漏过题的计算机接口组成的、大学生涯的第七个期末考试完全变成鸡肋。下午从学校里回到寝室,并非因为上自习,而是与导师讨论毕业设计——如此想来,自己确实很久没上自习了。
  两个除夕夜间,回顾2008,于人于己,恍如隔世。
  2008,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宏大的选举年,见证了世界上鼎足而立的超级大国——美俄两国的改朝换代。如果说梅德韦杰夫高票当选俄罗斯总统、普京隐居总理之职垂帘听政还在世人意料之中的话,那么奥巴马接连击败希拉里和麦开恩从而赢得世界上最大规模普选的胜利,恐怕远在前人意料之外。与此同时,马英九领导下的国民党的强势回归与陈水扁的深陷囹圄一唱一喝,多少都让人感叹“我想到了故事的开始,却没有想到故事的结局……”
  八月份的北京奥运以前,一月南方大雪,三月西藏骚乱,五月汶传地震;八月以后,掩饰已久的奶粉案终于被搬上台面,继而掀起全行业的食品信任危机;经融海啸过后(或许尚未过去),无论政府如何声称中国仍巍然于世界经融体系之外,抛开各地涌起的中小企业倒闭潮、停产潮,民工返乡潮之外,所有人都必须面对的一个现实是:沪指年终盘点,收官时全年跌幅超过65%。
  相比之下,全国范围内的出租车罢运风潮,如过山车搬起落的油价和附加效应(燃油税),永无休止的反腐倡廉问题(公费出国旅游考察团),冠希腊肠和正龙拍虎……都显得如此小儿科。进入21世纪以来,似乎还没有哪一年像2008这样,同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与世界通史上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即使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的记忆里,这样的年份也屈指可数。

  忠诚,怀疑,抗争——2008年,我走到了绝望的边沿。一年以前,我做出了可能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一年以后,我终于相信那决定无比正确。虽然直到今天,自己都不知道那个决定对人生将产生怎样的影响,但无论结局如何,我都不会后悔;我不后悔,因为我已经走到绝望的边沿。

  不想再问你,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你能否归来么
  想着你的心,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

  去年今日,我用《北京一夜》的歌词,作为2007年最后一篇日志的结尾。按当时的心情,一部分写给一个国家,一部分写给一座城市,一部分写给一位女生。如果现在的我可以选择,我希望把当时的三份留恋都收回来。这三份中,前两份本不该寄予,最后一份似乎是献错了对象——或者,连这也是应当保留的?

  最后,今年,我要用自己的歌词收关

  青山连绵,水蜿蜒,万里巨龙长眠
  张开双眼,请开沧海济桑田
  断壁残垣,女墙沿,刻着什么字眼
  谁守在黄河边,不愿说,再见

  晚安,2008。

4 thoughts on “晚安,200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