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书不为窃,窃国可为窃?

  40岁不到的袁宝璟曾经是上市公司最年轻的董事长,也曾经拥有“中国股市第一庄”的美称。1992年,来自辽宁的这个年轻人从北京市建设银行怀柔支行下海,以20万元注册成立建昊公司,从此开始经商历程,半年之后,靠贩卖黑小麦专利盈利200万元,完成原始积累。
  1995年,袁宝璟带着据称是炒股挣下的510万元买下了海尔生制药厂51%的股权,同时又和原股东签下一年后回购49%的协议,然后袁宝璟以此制药厂作抵押,从银行贷款1000万元又买下了资产评估为1900万元的温阳制药厂51%的股权,然后再以温阳制药厂作抵押,从银行贷款1900万元。如此反复,袁宝璟一口气在怀柔重组了13家这样的企业。一年以后,当建昊集团总部迁入北京城的时候,袁宝璟手下的子公司已经多达60余家,拥有的账面资产达到30亿元。这一年,他进驻北京比特,将一家羽绒服制品厂改造成了一家生物制品厂,然后转出,净收入达到5000万元。

  麦道夫投资证券公司名下的账户,20年来每个月都像时钟一样准时产生将近1%的收益,从未发生过亏损。直到今年12月,麦道夫的两个儿子向联邦调查局(FBI)坦白:这长达20年的骄人业绩,其实根本只是一个弥天大谎!
  ……
  今年年初,麦道夫公司公布所管理的资金规模超过170亿美元。——170亿美元的一个惊天骗局。
  麦道夫的“大生意”其实是这样子的:其投资顾问公司以运营一个证券业务为手段欺骗其投资者,在交易中赔了投资者的钱后,却从其他投资者支付的投资本金中拿钱出来当做投资回报。这个巨大的虚幻的雪球,就这么滚了20年。
  如果不是金融危机的持续恶化,麦道夫也许可以将这个雪球滚一辈子。但自今年开始,他的投资者陆续要求赎回资金,共计70亿美元。麦道夫的壶盖不够盖住每个漏洞,指控显示,麦道夫告诉他的儿子公司里只剩下2-3亿美元的资金,他已无力支付投资者的赎回要求。

  蚁力神案中,王奉友滚雪球集资的方式,与麦道夫大同小异——不过麦道夫把这雪球滚了二十年、滚出五百亿规模(美元)、滚到纳斯达克前主席的庙堂之高——两相比较,王奉友的雪球总计不过滚了八年,规模只在百亿(人民币),于仕途更是影响甚微。然而东窗事发后,麦道夫旋即被逮捕,面临最高达10年监禁及500万美元的罚款的指控(一说20年监禁,不过对一个七旬老翁来说,大同小异了);王奉友却人间蒸发,只留下替死鬼汪振东因“非法集资,诈骗30亿”而被处决。我想此时此刻,王君恐怕正在西欧或北美的每个角落,躺在钱堆里提心吊胆度日之余,讥笑麦先生虽然深谙敛财之道,却不明白狡兔三窟,走为上计的道理。
  至于袁宝璟的发迹,更加令人称道。尽管袁君最终难逃一死,但买凶杀人无伤他以几何级数聚敛财富的传奇色彩。袁宝璟失算处,并非智力不济,只因太过自负——常年行走于灰色地带,打点黑白两道游刃有余,以为可以只手遮天时,却忘了“高处不胜寒”的道理:买凶杀人太过直白,既忘记安排替死鬼,也不屑疏通关节;疏通关节为时已晚,死到临头才决心拿钱赎命;拿钱赎命不知分寸,出手就是500亿,怎能不惊动媒体?虽然能破天荒地把死刑推迟两天,终于还是难逃一死……换句话说,如果袁君不是太过自负,知道早作安排,风声一紧便逃之夭夭的话,说不定此时此刻,袁君与王君正在地球某个角落的华商聚会上相视而笑呢。

  袁宝璟在2005年以前寂寂无名,却很可能一度是中国首富(胡润的失职);麦道夫能编织百亿美元的骗局(具体数字周说纷纭,但11位数是肯定的),相信身家也不会太少。前者裸捐资产五百亿也换不回人命一条,被执行死刑一年有余;后者面临空前指控,难逃牢狱之灾,量刑相最高可达20年。一中一外两位大人物,从前的成功人士,而今或者一命呜呼,或者将会沦为阶下囚,相似之处,都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但是,恕我愚昧。也许自己已经深受此二人所害却依然蒙在鼓里,也许自己对他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的认识肤浅之极。但无论如何,我对此二人的崇敬之情远大于憎恶。
  商场如战场,风起云涌处,未见长生不灭者——智力游戏的弄潮儿,而今虽然身败名裂,曾几何时却富可敌国——窃书不为窃,窃国可为窃?

One thought on “窃书不为窃,窃国可为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