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space,我活过的证明

  老窝又被掀了,说“又”,因为这是第二次了。
  除了无奈,还能如何?我从来不删贴,无论以前写过什么东西,都要原封不动的留下。如果明天就会删掉,今天为什么要辛苦去敲这些字符?如果明天觉得昨天的自己很幼稚,那么保存下来,以为教训,不是比单纯的抒发感情更有意义么?
  私以为,自己从前写的东西不曾伤害任何人,如果有对谁不利,那也是我自己。所以绝不删贴。至于其后果,遭人鄙视、唾骂、嘲讽,那也绝不委屈或后悔:毕竟它们都是自己曾经心境的真实写照。一个英雄,不管其事迹是否广为人知,英雄便是英雄;一个鸡贼,不管其劣迹是否曝光于世,鸡贼便是鸡贼。
  我想我知道掀自己老窝的人谁,当然我可能猜错,我总是猜错。倘若没猜错,我对她说对不起;倘若错了,我由衷赞许他的耐心——你如此耐心,我们是否有共同语言?
  Space是我的自留地,是我最后的阵地。在这里永远说真话,有些事也许藏着不说,可但凡说过的,都是真话。

  我有一位姨奶奶,出生在大别山下一个富庶家门,解放后去了台湾。她跟我的奶奶身处海峡两岸,常年书信往来。后来姨奶奶去了美国,07年去世前,依然保持通信联系。我偶尔在奶奶家发现盖着美国邮戳、写着英文地址的信件,便是她的作品。
  姨奶奶来信,几十年积下数百封,奶奶每封必回。奶奶说有一封信让她印象极其深刻——那是她用十几天时间写的,长达二十三页的信。信上详细叙述了姨奶奶走后,家族各支的去向与变迁。问及信的具体内容,奶奶不记得了,我也无从查起。
  至于姨奶奶的信,按父亲的说法,每一封都是精品。既然姨奶奶已经走了,我提出让奶奶和父亲整理一下,没有其他目的,只为保留一笔亲族的遗产。我想,无论是否出身名门望族、书香门第,作子女的都有责任整理上一辈的历史。日记、书信、笔记,等等。读芥川先生的手札,看《台北故宫》的时候,我对此的感受尤其深刻。
  母亲似乎总是偷偷摸摸记一些东西,她受教育不多,日后整理时,恐怕更多要靠口述。父亲文笔一般(自以为不错),经常写点碎笔(而且进入数字化时代了),整理起来可能方便些。总而言之,我只希望他们能长命百岁,等我有钱有闲了,可以静下心来为他们在字里行间重现人生的轨迹。没有任何功利的想法,一切的一切,只为把这些笔画中的血液传递下去,留下他们曾经活过的证明。

  我的space,是我活过的证明。
  我记录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不介意被任何人看见,也绝不刻意吸引别人的眼球。有些议论性的文字,当然希望这声音被更多的人听到,即便如此,四处打广告、标题党、有意挑起争论的做法,我百分之一千的不耻——所以在space上安家,而不是新浪搜狐之流。有时候,写一些私人的、记录性的文字,其实不希望被别人看到——哪怕在字里行间充满了夸张和幽默的修辞,也并非为了吸引他人的注意力——而是在练习,是在记录真实事件的同时,尝试文学创作的各种可能性。还有《共鸣》需要完成,我骨子里始终是个文学青年。
  当我循着掘墓者的脚步,重新检阅过去两年中的文字时,我看到的是近乎精神分裂的自己(现在的我恐怕依然分裂着)。有时严肃,有时戏谑,时而骄傲,时而自卑,无数次发誓,无数次反悔……这都是真实的自己。若干年后,无论我变成怎样的人物,哪怕甚至不能称为“人”,我留下了这些东西,记录过我的成长,我的青春,我的人生,我都没有白活。
  在一个档案里白璧无瑕的完人,和一个历史上缀满斑斓色彩的俗人之间,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前者只是个塑像一般的榜样,而后者,多少算个有血有肉人。

7 thoughts on “我的space,我活过的证明”

  1. 本不想留言打扰你space的清净。但是你前两段文字拨正了我对开博这件事一直摇摆不定的立场。太好。有血有肉的活着。

  2. 丫头你太见外了,什么叫打扰清净啊,既然是公开的日志,有啥不能留言的呢再说这里也忒冷清了……

  3. 我现在看我从前些的东西,自05年开始,除了写的小说和读书笔记全都想删——毛头小孩不知天高地厚,写的P都不是——但你说删不删呢?我现在还保留着小学时的日记(一篇一两百字的那种),记得写的时候感慨万千,哭天喊地,可是现在看,无病呻吟吧。我只希望尽早达到我所期望的境界,现在差得很远,所以我希望越快越好虽然目前境界不够高,可是你要是以为一条留言就能让我生气,太瞧不起我了吧。。。

  4. 言重了言重了,留言出发点自然不是看不起你;并,依你逻辑来看,是我境界不够高。同时我认为留言的问题跟境界无关,少留言,避免你来我往的唇舌相争,容易误会引起不愉快。像你我这般,话端已有分歧,实际我与你想法却十分相似。关于记录,我与你一样,一直为自己保留所有的痕迹,文学艺术所有领域的作品都会留下佐证我的存在,私下里。但既然是公开的博,明不明眼的都在看,这样的保留方式,我犹豫。所以我对开博有摇摆不定的立场。我也与你一样在博上一直有血有肉活着,但不经意却因为这有血有肉受到伤害。人生在世,档案只是客观代表我们存在,在相干不相干的人面前,我们依然要有血有肉的活着,依我现在的境界来看这样就难很多。抱歉以上跟你这文主题多少有些出入。但是你文章讨论的矛盾点,引发了我这诸多的思考,还有许多,不再赘述。关于境界,我们现在所期望的境界,或许若干年过后,亦会觉得幼稚吧。这点众多武侠小说中也讨论到一定极致了。但是你对于文学上的追求我很佩服,我对文学太半吊子,不了解不敢乱说,希望你能达到你所希望的境界。ps:你的小说我一时间看不来,还在慢慢看。:)

  5. 其它不多说了,反正我的小说你也别看了。基本上全都推翻了重写就是觉得不满意,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写才好……罢了罢了,你心情好的时候再写几首歌,我填词吧(最好是钢琴的小样)

  6. 理解理解。我写歌是看着词才有感觉,单凭想象还是构思不出音乐图景,也是境界不到~你闲暇随手写个词,我都乐意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