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屎精英.上

再见,图书馆

  周一去图书馆借书,走到流通部赫然发现一张告示,05级毕业生只能还书,不能再借——一瞬间发现自己已经不属于这里了。
  四年以来,自以为这个学校只有图书馆和足球场对得起我。前者不仅陪伴我走过整段GT岁月,更在四年中赠与自己源源不断的精神食粮——借的书加起来,读完的,没有上百本,也应该有五六十本——现在它终于跟我说再见了;而后者,踢球、跑圈、跳台阶……趁着天气渐暖,那就好好享受这最后的夏天吧。

糟糕的梦

  早上梦到去签证,细节全忘干净了,残存的记忆还在——如果说“痛苦”或者“可怕”言过其实的话,最贴切的形容词是“不安”——整个梦都非常不安。感觉那过程就像被带进了监狱里,对于与签证官打交道过于不安,而更不安的则是等待面试的过程。虽然都在说,这段时间签证的通过率很高,有80%吧——但是,总要有人去做那20%的人啊——我不想移民,但我也不愿留在这个国家,我从来不会撒谎的……
  晓航6月5号签证,4号我要带他去天安门,因为那天是20周年。只是看一看。

脑袋长屎的精英,梅建平先生

  有些精英,或者自诩为精英的人,脑袋里都生了屎。比如一个叫梅建平的“长江商学院金融系教授”,在5月4号的《经济观察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外汇储备投资艺术品可抗通胀》
  我把话放在这里:梅建平,你是叫兽,还是商学院的叫兽,你有高学历,而且势必很有钱,但这并不能掩盖你脑子里有屎的事实——你的脑子里开始全是钱,现在那些钱全是屎了。

  ……比如,明年我们如果决定拿出4亿美元来投,那么可拿50%来买印象派作品,然后拿个30%到35%买古典派的作品,然后再拿15%左右买一些比较好的美国画派的作品,或者买一些当代的作品,包括中国的当代艺术品。

  绝非断章取义,只是这段话概括了文章的精髓。

  我应该怎么反驳你?如果莫奈和提香的画算艺术品,那么黄公望的画和米芾的书法算不算?好吧,《日出·印象》市价两千万美元的时候,你觉得便宜,于是让国家匿名收购了;等到市价一亿美元的时候,你觉得价格合理了,于是匿名把画卖掉,为国家净赚八千万美元?听起来很合理哟,但是如果把《日出·印象》变成《清明上河图》、《溪山行旅图》、《寒食帖》呢?这三幅字画现在就能为国家平添一亿美元外汇,你敢不敢卖?
  别TM说《富春山居图》是国宝,与伦勃朗的作品不能相提并论——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黄公望的作品是中国的国宝,伦勃朗的就不是荷兰的国宝呢?——艺术品市场从来没有“国宝”和“商品”的概念!!
  通过炒作艺术品赚取利益,作为个人行为,可以理解;而作为国家行为,简直是狗屎的想法。艺术品的生命力因观众的欣赏而存在,因打入仓库中封存而形同死亡。你在《日出·印象》“便宜”的时候收购了,藏在角落,只是偶尔在艺术品市场放出一点风声以证明其存在;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突然把多少年没见过光的画作放到苏博比或者嘉士德的拍卖场里,转手获利千万,继而开始计算下一个/一群目标的周期……

  ——梅建平,你觉得莫奈泉下有知,会不会把你拖进地狱里?!你TM的作为堂堂“商学院的叫兽”,这辈子看过画展,去过博物馆没有?个人收藏家把传世的艺术品据为己有,希望普天下只有他一个人有缘欣赏到人类最美的造物,情有可缘;可是国家呢?国家把那些造物买下来、存起来、卖出去,给谁看?首长?领导?还是你们这些脑子里全是屎的“精英”?你TM就只认识钱了不是?只要有人出价合理,你可以把老婆也卖了不是?

2 thoughts on “狗屎精英.上”

  1. 该骂!以前的文物流失是历史原因造成的,追要不回至少有目共睹,现在用商业手段炒卖别人的历史,真是自己打自己嘴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