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Chapter2.北食堂的早读之花

亲爱的、留下了无数快乐与不堪回忆的北食堂
dsc000555b45d
dsc000575b45d

  大一的时候,住在36号楼。当时的36号楼是男生宿舍楼,很旧很破,一年750元住宿费的代价是没有洗衣机(哪怕是收费的)、没有热水、没有浴室。大二搬进梆子井学生公寓,住宿费涨到1500元/年,生活仿佛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天堂。一分价一分货,确实是这样。
  作为距36号楼最近的食堂,学生一食堂(我喜欢称它北食)是一日三餐当仁不让的首选。大二以后,我在一食堂、二食堂、三食堂的就餐次数比较平均。而大一时,我几乎只在北食堂吃饭。
  在三个食堂中,个人感觉三食堂(梆子井食堂)最好吃,二食堂(南食)最便宜,而北食堂是性价比最差的。但是,北食依然快给我留下了最深的印象。理所当然的,这印象不来自于它的饭菜,而来自与在这里就餐的人。
  大一下学期的第一天——今天我认清楚记得这日子——上午八点有课,于是在七点半左右的时候,我跟309的哥们一起在北食吃早饭,很普通的一顿早饭。
  吃这顿很普通的早饭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美女,我的哥们也看到了。很普通的一个美女,在早读。
  在北食堂这个广院女生密度最大的地方(早饭和午饭的时间段),看到美女很正常,早读的美女也不罕见。这位美女虽然并不漂亮,但总体而言却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后来打听她的时候,一个与她同班的师姐在短信里如此评价“金陵女子,温婉而坚强”——坚强没有看到,可温婉是一个绝对贴切的形容词。对了,她是我的师姐……这些都是后话,我当时并不清楚。
  需要说明的是,这只是一顿很普通的早饭,看到的也是一个很普通的美女,如此而已。她为什么时至今日认可我留下了不可忘却的记忆?因为第二天,我们寝室再次去吃早饭时,她再次在那里早读。大家连座位都没有改变。
  好吧,我也来早读。

我们的位置通常是固定的,如图所示的微妙
这样的微妙,持续了有一年
zaoyi[6]_thumb[1]

  大一的时候,自己只是隐约有出国的想法,可具体而言,什么时候考G,什么时候考托,GPA、paper之类,想都没有想过。如果我早些打定主意并为之经营,现在的去向应该会好很多,然而事已如此,后悔也无用。
  当时最现实的问题是考四级。刚进入广院有一个英语分班测试,几个非英语专业的几百名学生按考试成绩顺次划分成八个班,我在第六个班。换成体面一点的说法,前四个班是“快班”,而我在后四个“慢班”之中。
  高中最差的科目就是英语,我心服口服。如果自己的英语能达到语文或者数学的水平,按我的高考成绩就不会去学计算机了,我会学新闻。现在回想起来,人生真是起落无常啊。
  于是,在早读之花(“早二”出现以前,我一直使用这个称呼;出现以后“早读之花”就变成“早一”了……)的激励之下,为了提高自己的英语成绩、迎接即将到来的英语四级考试,我开始早读。无论寒暑,自己通常都在六点一刻左右起床,一番折腾以后,七点差一刻到达食堂,七点钟吃完早饭、早读四十分钟——一周少则三次,多则四次——后来我摸清了规律,早读之花周三和周五只吃饭不早读,有时候甚至连早饭也不过来吃;而我周五上午有英语课,早读以后再上两堂英语课很累,所以周五一定不早读,周三则经常缺席。
  大一下学期期末,六月份的英语四级考试,考了五百四十多分,应该说是达到了“快班”里“最快”的那个班的水平。大二上学期期末,十二月的英语六级,我勉强上了五百,跟最快的那些人比也算高分。不过,因为过了四级,我已经不用上英语班了。
  后来为什么不再早读?原因之一是过了六级以后没有了动力;原因之二是大二搬到了学校南面的梆子井,在北食堂吃早饭、吃完再去南院的一教上课,来回折腾比较辛苦;原因之三,是早读之花也不怎么去早读了……

  现在回忆起来,很多故事,一言难尽。大一的自己是绝对意义上的“小师弟”,第一眼看到早读之花就确定她比自己老(说她是研究生我都信)——结果,知道她只比自己长一个年级时,简直是喜出望外——我能跟她在同一个校园里多生活几年了~!
  客观地说,师姐长得不算很漂亮,皮肤不好,不可以近看;就身材而言,在“高挑”和“高大”之间,相信多数人会选择后者。可是我对师姐的喜欢,是不含任何情欲的、“尊敬女神”一般的欣赏——自始至终没有同她说过话,看到她和男友从自己面前走过,也总是寄予由衷的祝福。
  希望多年以后,有缘再见的时候,我能对她说“还记得我么?你大二、大三那会儿,在北食堂里坐你斜对面背单词的闷骚男?我叫XXX。”
  她应该不曾记得我,但是我会记得她,因为我喜欢过她。

One thought on “我的大学.Chapter2.北食堂的早读之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