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个头,推个小平头

  出国的前几天理了一次发,以后的两个半月就放任着草长莺飞,到今天终于扛不住,找WB推了头。

  在去过怀乡两个月左右的节骨眼上,平日里不修边幅的大老爷们纷纷顶不住脑门上杂草丛生的压力,遍寻除草之术。说起来洋人的理发店也不算太贵——附近有一个连锁理发店,用学生的ID卡打过折扣,大概是10美元——只是这个螃蟹没人敢吃。几天前实在忍受不了自己的造型,在CS的新生群里大吼“来了以后谁剃头了?!”,立刻冒出几个潜水党,七嘴八舌以后总结一下,发现WB已经给两个人推过头了……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当第三个吧……

  反正是用卡尺套在推子上,沿着脑壳一路推下来的,丑也丑不到哪里去是吧……也就是长短不一而已,自己再修一下,还是能出门的……


  离开一座校园,来到另一座,感觉进化了不少(或者说退化了)。以前在广院的时候,每个月是一定要理一次发的,虽然任何发型对于自己都显得难看(因为人难看嘛),但我还是尽力不要让自己太过难看;穿衣服也有喜好,至少出门以前会挑一下,有几套蛮中意的搭配。我当然没有任何吸引回头率的想法,稍微装扮一下,只为了别把广院的美女们吓着,毕竟是她们让我在百花深处陶醉了四年。

  但是现在,能变的都变了。拿理发来说,我认识的男生都在坚持,以前一个月理一次的,全都撑过两个月才理发,让亲戚给自己剃,让同学给自己剃,还有自己给自己剃的(只有本人实在无能为力的地方才让别人帮忙)。穿衣方面,就我个人而言,只要天气不太冷一律穿拖鞋(因为懒得穿袜子,因为教室和宿舍都有空调;我还见过有人赤脚不穿鞋的);根本不管衣服和裤子的搭配,虽然前一段时间有生以来第一次穿了正装(参加招聘会,不穿正装进不去),其他情况下完全是随机挑衣服穿,有什么就穿什么——幸好亲爱的Travis有洗衣机,否则……

  哦,完全是自暴自弃了。接触不多的缘故,我不评价女留学生;但是CS的男性留学生,那都是自暴自弃了。理发界冉冉升起的新星,WB同学,他原来也是一个月理一次发,出国以后也是两个半月没除草了。今天他帮我解了燃眉之急,我问他是否需要礼尚往来,WB想一想,说“等我从芝加哥回来吧”——这个YD人,月底去芝加哥看女友……

  说到底,仪表这种东西,基本上还是为异性服务的。我偶尔想一个问题:在一个封闭式管理的没有统一着装要求的女子学校,那些花样少女会怎样打扮?反正在UTD,我们这些纯爷们根本就不打扮了。我们依然闷骚着,看到养眼的洋妞或者东亚人种(不能百分百确定是ABC,棒子,日本人,台湾人还是大陆人)依然行注目礼并堂而皇之的讨论+淫笑(这就是中文不普及的益处),但是我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更多了(而且清楚的知道,想也没用)。另一个问题在于,在这个lee、耐克、阿迪都卖得比学校的文化衫便宜的地方,望着从国内带来的满衣柜的名牌都变成了地摊货,我到哪里找优越感呢?

10 thoughts on “推个头,推个小平头”

  1. 你最近心态平和了= 我想到有人说到鲁迅,如果活到解放后,似乎确凿便是两个结果:其一是心态平和地搁笔,其二是关在牢里,继续写

  2. 我擦,你个死方pig,幸好我及时发现,把你的留言删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你好好反省

  3. 来晚了。。。很好奇方留了什么。。。原来你在中国配衣服时有挑过的啊。。。期待你现在的生活照

  4. 何矬人你搞什么,我说怎么一直没见着方冒泡了,原来是你在动手脚。太ws了!方你不用管它,他删一条你就发它两条,搞死他。

  5. 啊,我相信他现在肯定是严防死守啊。我不过是公开了何某人和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小秘密而已。做了就要勇于承认嘛。另外我要声明一下,卡尺推头法及其难看,我在毕业前就是上了卡尺推头的当,结果所有毕业照都是戴帽子的。而且我还是在正规理发店被卡尺推头的。。。

  6. 我现在仅存的高兴事就那么几件,我的要求就那么可怜的丁点,不能让你们毁了!ps:方的留言我只在前天删过一条,他潜水不是我删留言的问题

  7. 推荐一部电影:《大明宫》,和《圆明园》《故宫》是同一班人马拍摄。有没有谁去影院看过?我只找到了预告片: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ExNzAxMDk2.html有某童鞋的影评片段如下:灯光一暗,诺大的屏幕上须臾呈现出诺大的精致宫殿,一概皆是澄碧青瓦,朱红高墙,曲院恢弘间便是盛唐的气象。入夜未暗,明灯挑路,便有盛唐的骑士负甲而出,须臾间刀光剑影,血流如注,不须问,这便是"玄武门之变"的写照。由玄武门而写大明宫,不得不说甚见编剧的功力,以一座巍峨的宫殿,从而延伸出大唐二百余年的盛世景象,其间贞观之治,武后称帝,开元盛世,安史之乱,甘露之乱……款款道来,便是大唐二百年的风华实录。一砖一瓦而起的大明宫,绵延五千余里,若不是有3d复原的画面,今人真无法想象那华丽的胜景。视觉的冲击早已在《圆明园》时已经接受过,此番再看《大明宫》,却别有一番感受,这其中百态之貌,万国之表,看似在写一宫之内,却又有放眼世界乃至古今的气量,这等笔法,甚得我心。顺便说一个动画制作公司,北京的水晶石制作。最近注意到我所喜欢的好几部纪录片作品的动画都出自于该公司,从《故宫》到《圆明园》再到今天的《大明宫》,这样的影片值得去支持一下。武后称帝一段,写意了一段宫廷风物图景。精致的澄碧二色琉璃棋子,玲珑剔透,活脱脱便是唐画里呈现的情形。曲项的琵琶,精研的茶道,小巧美艳的胡旋舞,细节之处足见精心。唐人的服饰,无粗制滥造的羽毛扇子,汉唐之风,一般温美动人。所幸在古装剧泛滥的今人,还有人潜心制作一部影视作品,而且只是一部投资仅仅一千六百万的小制作电影。这种震撼不亚于许多年前在陈家林的《唐明皇》里所看到唐代茶道复原景象时的震撼,也不免让人想到耗资数亿的《赤壁》里不伦不类的汉代决计不会有的"清饮"茶道,高下之别立见,岂不令人叹息。纪录片诚所以为记录二字,概莫是描画精细,贴合历史的作品。与众多故事片截然不同,这便宛若是正史之于演义的区别。然则历史并非不精彩,一旦还原了历史的本貌,看它峰回路转、跌宕起伏的变迁,恐怕非人力所能想象,这也正是《大明宫》作为一部纪录片的美妙,诚然,大唐的历史已足够精彩,不需要《黄金甲》的滥写,纵然是唐玄宗精彩一生的一瞥,以足以让人无穷回味。王维说:九天阊阖开宫殿, 万国衣冠拜冕旒。故人诚不欺我。回归影片,再说霓裳羽衣一段,只是白描似的写法,一个帝王晚年的梨园妙景,怕是早年昂首打马球时就已埋下了种子。旁白无不感慨,若非历史见证,真不可以想象历史上竟有唐玄宗这等复杂的人,年轻时睿智果敢到极致,晚年时昏庸无为又到一个极致。大抵这样的画外音是背离了纪录片的本身,然则没有创作者寥寥几句心声,又何来整部影片对一个盛世的顶礼膜拜乃至扼腕叹息–在《圆明园》里也能看到叹息,却看不到对一个辉煌时代顶礼膜拜的五体投地,每个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有关大唐盛世的梦想,《大明宫》许是个见证。没有一个眼熟的演员,没有一段可以拿来说事的"裸露"炒作。兴许这在票房说话的今天,这样的电影注定走不上"主流"的台阶。然而我们诚可致敬,还有这样的一群人,认真而诚挚的创作一些可以称得上艺术的作品。闲说几个演员,李白的风雅,波斯王子的忐忑,武后的威严,都描摹至尽,可戏罢幕开,所有的演员都要退场,只留下角色的影响深刻而长久的留在我们心里。于是还需要什么名角捧场,这样的电影,本身就是史诗与传奇。最后仍是想说,若想读一读大唐,去看一次《大明宫》吧,尽管这话语也许有些无力。没了唐传奇的华丽,隋唐演义的戏谑,只说一说二百二十二年的大明宫风云,白描间早已震撼了人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