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 Time

  好多天没有写日志了,连二十三岁大寿那天都没有发个诏文之类,主要是因为太艰难了。
  初三的时候,我认为没有什么比初三更艰难的了。高三的时候,我认为没有什么比高三更艰难的了。准备寄托的时候,我认为没有什么比准备寄托更艰难的了。而现在,我认为现在才是自己最艰难的日子,比初三、高三、准备寄托艰难无数倍。而且可以想象,将来的日子只会更加艰难,最艰难的日子永远在后面——不,没有最艰难,只有更艰难。我活着干嘛?
  没有办法,我是一个贪婪+自命清高的人。我是一定要娶美女的,我是一定不做IT民工的(可以做民工的工作,但不能拿民工的钱),我是一定要让后代离开生我养我的祖国的(我自己是离不开了),诸如此类。目标不算很远大,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中国人,实现了这样的或者类似的生活,然而更多的人没有。我希望成为那些实现了的少数人中的一员,但是如果因为无法实现而成为了多数,怎么办?这个问题我想都没有想过。
  一年前,我想都没有想过不能来美国。今天,我想都没有想过不能留在美国。我走堂堂正正的路来到这里,我当然会用堂堂正正的方式——我做什么事都要堂堂正正的——留下来。而且我是自命清高的人,刷盘子、做服务生这种事我是绝不干的。如果是intership,一个小时有16刀,还有SSN,还能写进简历;如果是刷盘子,一个小时只有8刀,基本上还是非法的,而且你往简历里写“1 year experience of waiter and dish-washer”?!
  两年以后,我一定要留下来,否则跟死了没啥样。对很多问题,我都不考虑“如果失败了会怎么样”,因为这些问题是我这个个体存在的基础,除非成功了我才能继续活着,否则就是行尸走肉——于是我根本不去考虑失败。有些人经常把“我要过我的生活”挂在嘴边,可是也不问问“我的生活”的基础是什么,其实活的就是行尸走肉。

  这段艰难的日子,我特别想念瓜瓜。瓜瓜是我大学四年的出气筒,也是我倾吐各种纯洁与邪恶思想的树洞。因为瓜瓜的存在,我大学四年都过得比较坦然——其他的所有的心理失衡都跟女生有关——不过这种时候瓜瓜的存在也能帮我排解许多烦恼。前几天我还梦到瓜瓜了:北京新建了很多故宫建筑风格的地铁站,我跟瓜瓜一个一个游览……我知道瓜瓜在挪威,但是梦里我们都回到北京了。
  原来我以为离开北京,自己会毫无留恋,可事实让我失望了。现在想,北京有我生命的大部分,我自幼憧憬的建筑群,我习惯的生活,我最喜欢的女人,我最好的两个兄弟,我听了无数遍也唱了无数遍的一首歌。我希望自己回北京的时候,越体面越好——为了这种体面,现在的一切艰难都是值得的。

17 thoughts on “Hard Time”

  1. to 花开:计算机的实习,这是平均水平吧,只是现在很不好找了to 丫峰:你现在怎么那么diao了,明年来不来?国内能找到月薪两万的我就回来,不然在北京买不了房,养不起老婆

  2. CS实习会很难找么。。。我觉得来我们学校JOB FAIR的公司好多都是招CS的呀。。。google, IBM啥的。。。

  3. “可以做民工的工作,但不能拿民工的钱”哎,我跟你正好相反。另,internship那词你少打个n,啦啦啦

  4. 写的真好。。看了很感触。。以后我懒惰的时候,要看看你写的这篇文章,和你一比,我日子过得太悠闲了happy belated birthday!!

  5. 总有最艰难的时光,会有自己所坚持的东西陪伴,也会有所坚持的东西变质、腐烂。快感、冲动、虚幻这些都是一瞬即过的,反而是当你有时间去回味这些快感、冲动、虚幻的时候却总是意味悠长。所以,别给自己堵到死胡同里去,时刻记着有一天再回首,我爱我往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