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请滚吧.Chapter3

  当我给这几篇日志起“谷歌,请滚吧”这个标题时,没有采用任何修辞手法。我是发自内心地希望谷歌滚出中国。三个月前,Google还没有宣布退出声明时,我从没有想过让谷歌离开。但是从它发出威胁开始,自己便由衷地希望它消失。

  我希望谷歌消失,原因有二。其一,我断定谷歌的死去只是域名注销,雇员遣散,分公司撤出,但是原google.cn的一切主要功能都可以在google.com上实现,而中文界面依然保留——与此同时,迫于谷歌在我朝亿万子民生产生活中的地位及其国际影响力,天朝政府不可能将其封杀。最终,天朝网民可以享受原汁原味的google搜索,用瞪得像牛一样大的眼睛认识一个没有审查的,崭新的世界。
  其次是私心。我至今还有些理想主义热血青年的情怀,希望Google做谭嗣同,不要做伽利略——“各国民主自由之建设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言论自由而流血之企业,此国之所以不开化也。有之,请自谷歌始。”——更何况,即使天朝政府冒天下之大不韪将google封杀,我人在海外,秋毫无损,何惧之有?

  然而令我厌恶的是,自一月初google在其英文官方博客言退,时至今日已然三月有余。这三个月中,一面是天朝政府挟麾下一班牛头马面对Google口诛笔伐,真理部也勒令各门户网站转载官媒那些狗屁不通的卑劣文字,一面是Google一再发出“是可忍孰不可忍”之威胁、甚至抛出自己遭到蓝翔技校的网络攻击这样的讥诮声明。总而言之,双方都没有任何实质行动。与三个月前相比,天朝依旧审查,谷歌照常运转。倘若抛开彼此之间的唇枪舌剑不看,整个事件就像从没发生过一样。我感到深受愚弄,不得不归咎挑起事端的一方:本朝之无赖,习以为常,无需再多指谪;可是你谷歌莫名惊诧,口口声声欲行玉碎之举,百日以后却无动于衷,这与想立牌坊的婊子有何分别?你怎么还不滚?

  没有想到,刚写完Chapter2,就在CNN上读到了本事件的新一步进展:Google-China decision on Monday一文提到“Google will make an announcement on its plans to leave China on Monday, according to a Friday report in China Business News……Google is expected to announce on Monday it would shutter its China operations on April 10.”
  看来我真的错怪google了——不是不愿走,只是未到时候。在此我也暂时搁笔,端板凳围观这盘棋如何走下去。先是下周一,再是4月10号,再往后便是我朝如何处理“墙,或者坍塌”的棘手问题了。如果谷歌真能为言论自由献头,在我心目中它就是大大的英雄;如若不能,它就是投降派。如你所知,投降派是从来没有好下场的。


  我从来不希望国家发生动乱。虽然我希望GCD垮台,如果这垮台必须建立在国家动乱之上,我宁愿他们继续统治下去。换言之,如果我能选择,我宁愿做曾国藩李鸿章,不会做孙中山袁世凯。
  孔子说,不患寡而患不均。我认为这句话是当今社会之所以不稳定的原由。今日的不均,一方面是财富分配的不对等,另一方面是法律、权利、资源、信息的不对等。前者是显性的剥削,后者是隐性的;后者形成了前者,而前者造成了社会的不稳定。
  谷歌的存在,仅仅能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信息的不对等。人们可以藉此最大限度地获得信息,并发出质问:“为什么恶意取款二十万要判终生监禁,贪污公款上亿却不判死刑”“为什么手机资费想怎么调整就怎么调整,开的听证会都是放狗屁”“为什么国际油价一路探底的时候,国内油价巍然不动;国际油价上涨的时候,我们却能与时俱进”。只有消除了信息的不对等,才能消除法律、权利、资源的不对等,最终消除财富的不对等——就算不能全部消除,也会尽可能的填平沟壑。
  Google不是圣贤,教化于民非其所能;针对Google的审查制度也非中国独有,Google法国、Google德国、Google土耳其等不胜枚举。互联网上永远有各种流言蜚语、中伤诽谤,去伪存真是读者和发布信息的终端的责任,而不是搜索引擎的义务。但是Google可以让信息流动,让信息流动便能开民智。开明智不只是给人民灌输正确的信息,还应让人民拥有——无论是被教会的还是自学的——分辨真假、是非、善恶的能力。这能力是民主国家的脊梁,是集权国家的死敌。

4 thoughts on “谷歌,请滚吧.Chapter3”

  1. google.cn已经没有了 跳到google.com.hk了,还说欢迎来到谷歌在中国的新家。我浅薄的认为,谷歌这招果然狠啊,大陆又不能封,封了自己搞分裂啊。听听您老高见啊。

  2. 虽然早就知道会这样,真正发生的时候,已经无话可说了。com.hk和.com都一样,何况本来就可以上.com的。I wish I knew how to love China

  3. 对于这件事情,所有的人都认为自己了解的够多。我艹,我都想干脆自己专门写篇日志了,可是觉得这太不是自己初衷了。平时不用google的就认为这是炒作,google吵作,说中国政府炒作我还相信,google疯了,关自己一个分公司还炒作。平时爱用google的就借机普及gfw相关知识,抱怨审查制度。这审查制度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奥运会咱能上维基百科了,知道当时我有多激动吗?差点买香槟庆祝了。现在连中文维基都能上了。GFW虽然敏感词和删帖工作不错,但正如灰光所说,技术差的可以,手机其实很多就没被墙。退一万步,本来google.com就能上,而且你在google法国上都能搜中文,这对咱有啥影响。还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推己及人,说句政府好就被骂5毛党,说美国民主就是走狗。根本就无语了。自己本来对这件事情看得非常开,觉得自己热爱的google和天朝被居心叵测的美国政府玩了,没人能明白也就算了。唉,想心情平静真是不容易。

  4. Google’s decision may not cause major problems for China right away, experts said. But in the longer run, they said, China’s intransigent stance on filtering the flow of information within its borders has the potential to weaken its links to the global economy.这个是纽约时报的报道。不止这篇,大部分涉及中国的文章,都会刻意的联系到中国经济,这个目前美国最想打击的目标。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联系到中国的人权。西方政府一导向,全体民众就附和。当年的法国支持达赖,还有莎朗斯通咒地震因为人权。我在愤慨的同时,感叹西方媒体在引导民众的有效性。gcd得政靠的是得民心,现在面对领悟力提高的国人,还是那么主流的,僵化的,技术低劣的导向。如今网民对5毛党的敏感可能正是这样的一种悲哀。未必有那么多的5毛,但大家都在关注他们——怒其不争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