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请滚吧.Chapter2

  没有谷歌,又能怎样?
  关闭google.cn,对Google而言不过是剥去了一项市场与经营上双双失利的不良业务,当然,说好听了可以是愤然出走。然后它便把皮球踢给了我朝。我完全无法判断,谷歌消失以后,GFW会不会将google.com封杀。从前的剑下亡魂——Twitter、Youtube、Facebook之流——和google.com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产物。即使在世界范围内,前三者在点击量或网络流量上已与后者并驾齐驱,地球依然没有任何一个域名比google.com更有影响力——Google被封杀了,Gmail怎么办?Google Doc中的重要文档怎么办?Google Group里的各种资料和文件怎么办?这些问题甚至不能用翻墙来解决,我不相信有多少人敢于用代理来登录自己的google账户。一言以蔽之,SNS和网络视频不过是身外之物,google却是工作的必须;工作的必须,就是生活的必须。

  过去登陆google.com,总被莫名劫持到google.cn,后来知道,一切只是google根据浏览器的默认语言设置,对IP来自中国的请求重定向的小把戏。有趣的是,google.com和google.cn的服务器都在美国,前者的访问请求被重定向到后者,而本身并没有被墙。于是这行为更似掩耳盗铃之举:或者修改浏览器的默认语言,或者直接在地址栏输入google.com的ip(现在是74.125.47.104)。继而在搜索栏输入“XX门”“8*8”“XX大法”,各种本不应存在于世的信息便尽收眼底。
  那么,如果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后果将如何?一旦google.cn不存在了,在地址栏敲入.com的域名,前往的便是.com的地址。诚然,它会根据用户浏览器的语言设置显示中文界面,但是搜索那些违禁词语的结果,与英文界面的完全相同,与google.cn则略有不同。
  比如,同时在.cn和.com搜索“陈良宇”。前者的相关搜索栏会有三个提示:陈良宇内幕、陈良宇马艳丽、陈良宇情妇;而后者除了这三个提示以外,还多出一个“陈良宇江泽民”。秉着人类与生俱来的可怕的好奇心,我同时用两个引擎搜索“陈良宇江泽民”,前者提供了20900个结果,排列第一的是新华网一篇《陈良宇继任书记黄菊调任中央深情别沪》——其中提到“… 在宣读了中央的决定后,新任市委书记陈良宇发表讲话。他说,中央决定由我接任市委书记,我深感这是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和上海全体党员、全市 …”。紧接着是另一篇新华网的消息,标题为《巴金喜度99华诞 陈良宇看望并转达江泽民、胡锦涛、李瑞环、李岚清、贾庆林、曾庆红的祝贺》。
  再看看.com这边,一共得到309000个结果——注意,不是多了一万,而是多了二十九万个。第一篇的标题是《俞正声:陈良宇是江泽民宠的》,其次是《遭江泽民曾庆红抛弃,陈良宇狱中破口大骂不仗义》。这两篇都出自博讯新闻网,服务器在美国,说话自然不能尽信。又是好奇心作祟,五花八门网站的各种标题一路扫下去,不禁感叹:孝帝你也忒不仗义了……

  所以我认为,一旦我朝失去了谷歌这层遮羞布,google.com就必须斩草除根。美国允许911Truth这种宣称911系美国政府自导自演、藉此取得出兵阿富汗之口实的阴谋论的网站存在,而我朝绝不能容忍一个民间组织去搜集在汶川地震中失去生命的孩子们的姓名。一方面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古训,一方面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扭曲了的古训,两相交迫,google.com必死无疑。然而我又谈到,对于google的用户而言,google是生活的必须。一年前申请学校那会儿,我一直用google.com搜索学校的信息,用Gmail和对方通信(不能用cuc.edu.cn的邮箱,因为它无法收到来自某些学校的邮件),用Google Doc分享校学生会的各种文档——如果在一年前,google被中国封杀,我的申请很有可能前功尽弃。而现在,我的生活比一年前更离不开google。
  墙,或者坍塌,我拭目以待的,并非谷歌的勇气,而是我朝的勇气。

14 thoughts on “谷歌,请滚吧.Chapter2”

  1. 受不了你了,随便写几点:一,一句话拍死一片这种事,我只在自己的空间在这样干,公众场合肯定是不能说的啦二,拒不完全统计,Alpha 你是第一个用数小时时间一篇一篇翻阅我日志的男性,我感动死了。你挖的那个万年老坟,让我泪流满面。不过那个时候我很坚强,现在不行了……无欲则刚,有所求就不爷们了……三,soft&slight那篇也是没有办法。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是我的祖父母和父母,然后是她,然后才是你们。而且我在这些人面前是截然不同的性格。你知道我在你们面前和在父母面前相差多少,你也可以想象假如我跟她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举止了。四,最近是春假,有点时间,但不是主要原因。写完google的第一篇以后发生了些小插曲,于是写了long time no see,然后精力十足的把Chapter2和3一口气写完了。如果没有小插曲,这可能会太监。3已经写完了,只是我不想一天发两篇日志,所以存在草稿里没发。五,我一定尽全力圣诞回北京,聆听你教诲。虽然不是为你而会来,但是回来一定要看你。圣诞别跟媳妇出去玩,为了我呆在北京吧……

  2. 对的 改了语言设置以后就不会被转到谷歌。。。要不是因为google这个事情 我还从来不知道.com 和.cn有这么大区别 不过谷歌主页上有个google.com in English 只要第一次选了这个 好像以后再点就不会被转到.cn上去了

  3. 我发表一点看法哦,关于GFW的。不谈那些阴暗,到处都有看的腻味。中国人是美国人么?就算教育到素质到社会认知度都追赶到美国的水平,中国人也不会有一种民主的感觉。五千年文明,唯一为民主斗争勉强说有一个民国时期的革命,但这个革命留给中国人的印象有民主么?大家想到的是“哦,军阀战争民不聊生,哦,外敌入侵,哦,民族存亡”。离开了这些,貌似没必要这个革命,没必要民主。。。。没走过的路是没有感觉的,从大的社会环境一致到小的家庭环境都不会去营造这种感觉。这个不是那些在外大呼民主的人得了势就能改变的了的。他们自己能不能做到一个普通美国人对社会的一种关切和投入就是一个问号。我深切的感觉到现在网络上叫嚣的人,有相当一部分,是发扬中国历史的遗产——跟风,起哄。他们只跟着新颖的,貌似言语上有水平的观点走。然后可以标榜自己也有水平。同一个观点的两人,永远也没有部分对立的时候。因为他们本没有观点。说白他们看到的都是各种风评,没有任何实际的调查和研究,可谓没有知识,哪来的观点呢。这种根据人际关系,根据自己感觉走的行为本来就是对民主的亵渎。那广大有发言权的人的观众呢?是比他们教育程度低,数亿说不出那些“有水平”的话的人。对他们来说,政府的争斗带来的除了不稳定的心理,还有什么呢?“哎,政府要完蛋啦。。。没救了。。。”,美国人会说出这种话么?对于美国人来说,政府的争斗是一种娱乐。他们分的轻政府只是和自己分工不一致。而不像中国人,政府比自己高很多层次,是老爷,是大人,是自己仰望的对象。好了,那执着于某些事情有全面暴露的必要,为了每个人的公平。。。还是我们要有美国的民主的等级。这个度的问题,谁能证明的清楚?

  4. 我个人支持美国的两个特征,宪政和三权分立;反对普选,我反对任何一个国家的普选中国人的平均素质远远没有美国的高,但绝对远远比200多年前的美国人高。但是两百多年前的美国人就能做到宪政和三权分立,中国在可预见的将来都做不到,连依法治国都做不到。有人说,美国的国父们都是自私的奴隶主,所以他们在立国时选择性无视了废奴的议题——事实确实如此,但我认为这正是宪政,或者说法治国家的精髓所在:我是奴隶主,我知道奴隶制不对,我又不想伤害自己的利益,那我就在立法时回避这个问题——把这个问题交给后人去吧。这个回避责任的伟大之处在于:它没有将奴隶制合法化,将奴隶宣布为私有财产,尽管立法者都是奴隶主。我是想说,两百年前的美国人素质很低,但是他们不会阻挠民智,不会阻挠国家的法制建设。而中国的问题在于不想开民智,于是出现了反效果——每个人都知道政治书在放屁,但是高考考研考公务员都必须放屁——这就导致人民缺少了的精神寄托。美国人对政府不满,就说政府违背了建国先辈们的愿望,引经据典,华盛顿云,杰弗逊云,富兰克林云,说得理直气壮;但是中国就不行,毛泽东云,孔子云,孙中山云,怎么都不对劲。整个西方世界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联邦制也好,单一制也罢,共和制也好,君主立宪也罢,都坚定不移地在自己的道路上走;但是中国就不行,中国的统治者自己都不一定相信马列主义,中国的人民就更迷茫了。你说中国的网民没有自己的观点,只能随声附和,这也令我深感绝望,但是怎么办呢?学校里教的没人信,出了学校连教的人都没了。我以前写中国没有有分量的公共知识分子,一方面是有分量的知识分子不敢做“公共”知识分子;另一方面是这些人都被赶到国外和香港台湾去了——李敖、柏杨抓了就不会放出来,王小波的书一阵子只能在港台出版——连金庸当年都是写时评的,那时候中国在文革……我绝望的不是网络封锁、贪腐、出卖国家利益,绝望的是教育。80后,90后,00后,一面接受狗屁的书本教育,一面在网上跟风起哄,连韩寒都能成舆论领袖。我个人一直试图建立自己的理想国,它有宪政和三权分立、只有最基本的社会福利体系、没有普选和全民医保……但是很有很多环节没有想明白,所以我一直说“不应该怎么样”,很少说“应该怎么样”。没办法,所学有限

  5. 再说点GFW的。看过一篇文章,说翻墙的。提到GFW的技术人员其实都很厉害,要封锁常用的一些代理手段信手拈来,但是他们没必要封。布置任务的都是领导,而领导都是SB,估计连Firefox和IE的区别都不清楚,不用说代理了。没有领导的授意,技术人员自己也不能做主。举最简单的例子,多年以来Google.com都可以通过修改语言顺序或者IP直接访问,稍微懂一点技术的都可以直接搜违禁词,但是中国没有封Google.com。这就很莫名其妙——为什么不直接把IP封了,除了领导估计没人知道

  6. 很不幸的,我和你观点又不一致了。咱们的政治书真不是放屁,好好读读毛概马哲邓论吧,虽然在哲学上有些浅薄,甚至有些可笑。但你不能否认的是在中国这块土壤上,工商联专政是卓有成效的,资产阶级民主是没有市场的。你说将奴隶制回避,正好和我最近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有关。我在想,天朝为何不将审查制度写入法律呢,以我拙见,天朝完全又能力有水平将审查制度用漂亮的方式写入法律(有如反国家分裂等),那样大家都没什么可折腾的了。你可以看看《时代精神zetegiest》,或者等待我写的关于此电影的科普。理想国有的人思考的很多,也很深入,但仍然很幼稚。我天朝建国尚不足百年,解除闭关锁国状态尚卅年,登上世界舞台尚十年左右。华夏文明乃农业文明,不具外人之扩张侵略之意识,能建业受业尚属不易。我不期待祖国傲视群雄,只期待祖国屹立一方足矣。

  7. 不过在谷歌这件事上,我觉得天朝很难赢了。现在我唯一觉得当初应该吧审查制度写入法律就能应付了。虽然咱们的法律很可笑,但起码够对付谷歌的不作恶了。

  8. 必须要立法。法国和德国会过滤纳粹和新纳粹的搜索结果,土耳其要求过滤侮辱国父凯末尔的言论(把youtube封了),其他国家也有过滤赌博而未成年色情内容。但这些过滤都有法可依。中国就比较奇特了,过滤FLG台独西藏新疆可以理解,直接立《反分裂法》就可以。但是过滤领导人亲属的姓名、过滤群体事件、过滤大裤衩失火,完全无法可依,也不可能有法可依。CNN的文章说,包括微软,yahoo,google在内,经常是接到一通“领导”的电话就开始和谐,完全没有司法程序可以走。没法走

  9. 别说中国这么多的管理结构,就算只有两级任务下发,精神也会被有意或无意的改变。比如gdp,都变成什么了?普遍素质偏低的管理层,哪可能通过文件那几个字就全面理解,还不是就字论字。说封,什么该封?都封了省心。。。而且中国人一向视comfort area为理所应当。有权利都放在钻漏洞,为自己带来更多不合理的特权上,尤其是那一众靠“混”爬上来的。在这点上,我甚至怀疑某些传统文化的尊卑观起源的目的纯度。这些扭曲被人有意或者无意的放大我想就是你所认为的奇特了。

  10. 至于你说的中国人和200年前的美国人比的问题。我之前已经说过,这个是历史沉淀出来的结果,并不是因为现在这个政府造成的。中国人本没有民主之心。而美国,或者现在的英法德建国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什么样的人物主导下。这都是奠定政治基调和国民意识的。不过不看那些民主革命中诞生的国家或者从其中独立出来的国家,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政治环境也不比中国好多少,看看韩国这几十年的军人统治,看看日本前几十年的政治腐败,看看东南亚,看看中东。。。其实中国在社会主义这个大基调下,过的是相当的平稳了,对于这样的一个内忧外患的大国。但现在的这个国力必然支撑不了这么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路。看见弯路就怀疑方向我觉得是没前途的。我看事的立足点还是基调是不是向前的。影响是不是良性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