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梦

  貌似最近不做春梦了,反而有两种梦经常做。

  第一种似乎是备战GRE时烙落下的心病,总梦见高中会考。梦中的校园不尽相同,有时是小学,有时是初中,有时是高中;班主任和同学也不同,有时是郭老师和初中班级,有时是白老师和高中班级;然而折磨人的一律是高中会考。
  每回的场景都是会考前的一个月到几天,却从没梦见上考场的情形。每回都十分焦虑,最焦虑生物和化学,甚至梦见做生物试卷和化学试卷备考的场景。我如此焦虑,因为在梦里自己仿佛是被发配回高中重修似的,数学物理都学到大学了,以前的生物化学却忘得一干二净。要在很短的几天内把生物化学都过一遍,简直要了老命。
  很奇怪,如果因为焦虑之类原因的发这种梦,梦见高考似乎更贴切些。可纠缠我的始终是高中会考。
  每次接近从梦中醒来,半梦半醒间,脑子都如同爆炸了一般,因为要盘算着怎样应付考试。顷刻间想通——我已经是大学生/已经是master——又瞬间释然了,那感觉跟走出高考考场或GRE考场一样凉快。

  另一种梦是出国以后才发的,已经出现过三四次。梦的背景是从广院毕业,或者是学期结束回家,离开北京前的那一阵。每次都是拎着大包小包从北京站走,每次都有瓜瓜送我(我特别想念瓜瓜,出国以后,梦见最多的男生其实是瓜瓜)。梦里的北京很奇怪,依然是四四方方的布局,但是广院、天安门广场、北京站的位置都不一样;地铁二号线很大,与四环路一般长。每次离开北京,先要去售票处买票,第二天再从火车站走——诡异的是,售票处和车站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有的时候,火车站和机场混在一起,有的时候和地铁站混在一起……反正都是梦了。
  前几天还梦见毕业前夕。寝室里的东西都搬光了,空荡荡的只剩床架和不放心托运的大包小包。然后,瓜瓜送我,帮我拎两个箱子,我们一起去北京站……这样的梦让我百感交集。百感交集中,体会最深切的竟然是寂寥。

  我不知道为什么如此怀念广院。今天让我选,自己依然不会考虑在广院读研,任何专业都不考虑,但我却无比怀念广院的校园。我想这跟广院的美女们并无关系,因为从未梦见她们,反倒有很多男性同窗隐约出现……现在的我无比想念广院的图书馆,食堂,足球场,但无论什么时候,我这张老脸再出现在校园里,已经不合时宜了。年轻真好。
  时至今日,我想我可以充满自信地说:我的大学没有白过,过得很幸福。

One thought on “两个梦”

  1. 第一种我也经常做,不过起来发现已经上班了,就觉得上班还是比上学好,就愉快起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