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

  昨晚做了一个梦,如此特别,不得不记下来。
  梦分两章,第一章分三个小节,相当宏大,堪称我做过的最宏大的梦。这个梦用惯常的第一人称叙述,我本人只是个微不足道的配角,而主角是一个骗子——我记不清他的姓名,外貌,从事的行业,唯独清楚记得他是一个骗子。

达拉斯

  第一小节发生在达拉斯。务必强调,达拉斯在此只是一个单纯的地名,而场景的街巷楼宇都是中国的城市风,再具体点,布局更像是三孝口的翻版(博物馆前的金寨路直到四十六中一段)。受菲律宾劫案的启发,这个梦的序幕也是由一场劫案拉开。
  确切的说这并非一场劫案,而是警方的抓捕行动暴露以后,犯人(骗子)劫持了几个人质负隅顽抗。除了被中国特警曾层层包围以外(重申,达拉斯只是一个地名,场景其实是中国),政府的谈判阵容非常强大——两位说客,朱镕基和温家宝,车轮战一般展开攻势——软硬兼施,刚柔相济,守在电视机前目睹了事件全程的我无比震惊。
  谈判可以说是成功的。犯人的防线终于崩溃,没有杀人,却失去了理智,在冲出屋子的瞬间被狙杀——子弹自后脑射入,从前额贯穿而出。这个镜头在梦里以第三人称的俯视角呈现,换言之,正是完成射杀的狙击手的视角。尽管我是从电视里收看的现场直播,可梦境就是这样充满跳跃感。到此我也明白了“达拉斯”的隐喻义所在——这分明是在向奥斯瓦尔德致敬么。
  第一节的最后,我开始向某人发表自己对本事件的看法(记不清听众是谁了),有充足的理由相信这是一场蓄意谋杀:政府从一开始就没有让犯人活命的打算,不仅如此,还要让这个犯人身败名裂。我列举了三个证据:一,负责谈判的两位人物本身已够分量,并且措辞非常有策略,在表现自己光明磊落的同时谴责了犯人的罪恶行径、开出的条件看似宽厚实则死路一条;二,整个事件被多机位全程直播,没有剪辑,没有掩饰,就是要让所有人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三,忘了……

华北沃野

  这个犯人/骗子被狙杀以后,现场还没来得及清理,达拉斯已经有上千个华人争相前往围观(这里又有海外的感觉了)——憎恶之情非食其肉、寝其皮不能宣泄。自己相信这是一场蓄意谋杀,却站在政府一边,由衷地希望这个犯人/骗子死得更惨烈些。我还对那个听众说(听众的身上应该有我的台湾新室友的影子,他对大陆的一些典故不大了解):他今天是死在达拉斯,所以围观尸首的只有上千人,如果他死在中国的任何一座城市,规模都一定超过十万人。
  然后,我开始向听众介绍这个骗子的发迹史。骗子白手起家,属于改革开放以后诞生的一批新贵的典范。他早年从事民营快递生意,在壮大的过程中有段非典型的蛇吞蛇经历:他的公司经常和其他规模相近的民营快递公司合作,但是每一个合作伙伴都会因经营不善而迅速破产,他自己却独善其身(这里很难表达准确,打一个武侠小说里的比方,就是先服下解药再请人喝毒酒,对方死了自己却活着)。于是乎,骗子成了民营快递业的寡头(为什么是从快递业起家?因为我这几天网购了不少电器,天天盼着不同公司的快递……)。
  这并不是罪恶滔天的勾当,事实上,梦的第二节是叙述骗子如何成为一个伟大商人的经过。骗子在快递业积累起财富以后,在整个长江以北的各个行业大展拳脚——值得强调的是长江以北,而不是习惯上的南部沿海。我对听众强调:毫不夸张的说,骗子的产业为长江以北地区贡献了百分之十以上的GDP。我还特别举了一个例子:两张卫星照片俯瞰整个华北平原,一张是80年代的照片,一片荒原;另一张是90年代末期,荒原已成沃野。这都是骗子的功劳。现在想来,这个桥段明显出自郑国渠让关中变沃野的历史,实际上自己发这个梦之前还躺在床上用ITouch读《剑桥秦汉史》。些许区别在于,骗子并非通过基建或者其他行政手段施展的抱负,他所依仗的纯粹系商业手腕——骗子是伟大的民族商人和天才的投资者。
  到此为止,都是骗子如何从一届布衣走到华商巅峰的过程。

中南海

  我站在红墙的脊上,脚踩琉璃瓦,俯视着紫禁城、准确而言是中南海的部分。比较诡异的是,梦里的红墙碧瓦都是翡翠和碧玉的颜色,与其说这是紫禁城,毋宁说是一座翡翠城。我在墙脊上信步而行,听众在墙下跟着我的步伐,听我描述骗子的坠落史(这段场面印象尤为深刻,是不是太自恋的缘故?)。
  骗子之罪,罪在膨胀过度的政治野心。他开始在中南海建立自己的网络,起初只是行经济之便,其后发展为权利欲所催生的贪婪。在这个过程中,他伤害了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以及持不同政见的政治集团的利益。最后的下场,唯有身败名裂——骗子的原型有些类似吕不韦,然而骗子行径的恶劣远非吕不韦所能企及(甚至,吕不韦的所作所为是否系“恶劣”,本就很难下定论)。重要的是,我已经不记得骗子到底设下过怎样的窃国骗局,可“骗子”的帽子,从一开始就斩钉截铁戴上了。
  接下来,阴谋败露、罪行昭然、被通缉,刑法不能定死刑之罪,终以一个皆大欢喜的狙杀为结局。我的潜意识再以第一人称之口,把骗子的一生说给披着不知名听众的马甲的自己听。


  遗憾的是,梦里本有无比丰富的细节,醒来时只剩下朱温谈判、华北沃野、中南海这样的点滴记忆。庆幸框架还依稀记得,让我感叹这个梦竟然如此宏大。
  至于梦的第二章,纯属无聊透顶的好莱坞套路:我和听众因为某种原因被追杀(必须说明,我非常喜欢梦见被追杀、非常享受在梦里被追杀的过程——多数情况下我知道自己是做梦,死不了,还能S/L的……),逃亡途中又遇到一个类似雪人的怪物。我们和怪物一起落入陷阱,怪物陷入昏迷——我们正要解决这个怪物,怪物突然间变成了一个美女,昏迷中的美女……这完全是传统的《绿巨人》或者《化身博士》的套路,只是变成怪物的由精壮男子换作性感美女罢了(我前一阵才看过跟《化身博士》有关的电影)。于是乎,我执意要把美女杀掉,天晓得她什么时候又变成怪物;而听众表示强烈反对,天晓得她为什么会变成怪物,说不定永远都不变了……
  这个番外篇虽然三俗,却无情揭示了人性的虚伪,矛盾和丑陋啊!

4 thoughts on “骗子”

  1. 死孩子怎么现在来留言?其实这女的的原型是一个中学同学,你也认识,不过梦里漂亮多了。话说我是很专一的,虽然天天看到不同的金发美女,可我还是只对东方女性感兴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