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机器

领导来信

  昨天收到两封来自校领导的群发邮件,一封是发自校长的预算削减报告,大抵是说,因为经济不景气,州政府削减了给学校的拨款;去年学校想办法省了很多钱,未来新生的学费也会增加,但不会影响到在读的学生。另一封来自院长,格式不成体统,正文就两句话“See the Human Language Technology Institute covered on TV last Friday”+视频连接,以及“And, don’t forget to watch Jeopardy this evening to see Man vs Machine competition”。比较巧合的是,我在前天逛cnbeta时先看到了Jeopardy!的相关报道,加之自己一度对人工智能很有兴趣(毕设姑且算是跟自然语言处理相关吧),已经浏览了很多相关文章,读到院长来信,颇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感。
  在广院的时候,自己几乎没有跟院领导和校领导以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形式沟通过。偶尔的例外是各种典礼时听领导在主席台上为我念稿,还有就是院长王永滨先生帮我写了推荐信——大四的时候我们经常打交道。另外,传媒大学的一把手、党委书记陈维嘉同志(在各种场合名字都列在校长苏志武前面),虽然姓名耳熟能详,自己直到毕业典礼上才见到真人、发现她是女的。

Jeopardy!

  上自习的时候,一直在twitter上关注第一场比赛的进程,最终IBM的机器人Watson(以IBM的创办人老沃森命名)和人类选手Brad Rutter战平(领先于另一位人类选手Brad Rutter)。回来后,在youtube上搜到了比赛的视频剪辑,惊讶不已。
  这是我注册twitter两年来第二次用twitter关注某样东西——上次是大半个月前看一个印度尼西亚人用英文直播日本的AX2011(akb48持续四天的演出,非常非常非常精彩)。AX2011的时候,百度贴吧的akb饭们获得现场消息的来源大抵有两种,twitter或者日本的2ch论坛,两者都被墙了,大家只能靠海外党和会翻墙的来做三手的实况转播——那时我对GFW的厌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
  我不知道一个电视问答节目为什么要叫“危险”,但觉得如果连电视问答或者妹子卖萌这样的节目都要通过海外党或翻墙做三手转播,这个国家确实处在危险之中。

国家机器

  古龙小说喜欢体现这么一种意境:长街上,前一秒还是熙攘的闹市景象,下一秒所有的行人商贩突然抽出兵刃,一条街的杀手扑将上来……
  以前我读《光荣与梦想》的时候,感到1941年的美国,就是前一秒的长街;而1942年的美国,是下一秒:

  就在这个时刻,一位六十岁的勇于创新的实业家亨利·凯泽成了美国历史上的一个名人。……1942年3月,他刚把加利福尼亚州和奥勒冈州造船厂收购过来,在那里革新技术,用预制构件和装配的方法,大规模生产船只,而质量又不受影响。
  从一开始起,凯泽在造船工业上的奇迹就使他成为传奇式人物。从安装龙骨到交货的时间原来要两百多天,他一开始就把一艘万吨级自由轮的平均生产时间减为四十天。到了9月份,也就是战争爆发后的第十个月,他就创造了世界纪录,一万吨自由轮‘约翰·菲奇’号,在安装龙骨后仅仅二十四天便下水了。而那时候,他在大西洋已建造了一百艘轮船。这还只是开始。到了1944年,他每一个星期就有一艘护航航空母舰下水——他和他的同业们可以在十七天内便把整条货船建造出来。1945年的头二百一十二天,他们完成了二百四十七艘这样的货船,一天不只完成一艘。

  如果说1940年12月,罗斯福在炉边谈话中提出“民主国家兵工厂”这一概念的时候,美国的国家机器才刚刚开始运转;那么1941年12月的珍珠港,便是日本人不自量力的踩满了这台机器的油门。打字机工厂转而制造机关枪,汽车工厂制造轰炸机,伊戈尔·西科尔斯基(飞机设计师及航空制造创始人之一,俄国人,30岁时才移民美国)完成了世界上第一条生产直升飞机的装配线……1942年2月1日,底特律市把最后剩下的一条汽车装配线也转入战时生产,在二战期间,仅克莱斯勒汽车厂就为陆军制造了二万五千五百零七辆坦克。

  一战让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而二战让美国奠定了世界霸主的地位。六十年来,美国虽然遭到穷兵黩武的苏联和经济巨人日本的挑战,霸主地位不仅没有动摇,反而越渐稳固。我听到过很多解释这一现象的说法,军事侵略、货币战争、意识形态输出,不一而足,但我认为这都不是根本原因。自己在美国只待了一年半,但是这一年半的校园生活和些许的社会经验,已足够我感受到这台国家机器的恐怖。
  毕业前,相信我会用很多篇文章来回忆这部国家机器给我的映像。这里限于篇幅,只围绕Jeopardy!说几点。
  群发视频链接的院长,Gopal Gupta先生(作为新生为第一学期选课时,他是我的advisor,也是很多人的advisor),是印度人;因为人工智能的研究而登上视频的我校女教授,应该是罗马尼亚人(从简历看是在布加勒斯特上的大学);学院里还有一位做自然语言处理的女教授,是中国人。而在IBM制作的Jeopardy!宣传视频里,露面的工程师们也有是肤色各异(有一个明显的华裔女性),只是一时没法判断他们是否已入了美国籍,是第一代移民还是正宗美国人。
  相比与Google和微软,IBM似乎一向低调,只是蓝色巨人偶尔高调的时候,又比前两位远富娱乐精神。上一次是国际象棋人机大战,这一次直接上娱乐节目了。深蓝的性能着重于单纯的计算能力,而Waston已经升华到自然语言处理+并行计算,不仅软硬兼施,而且直接向google的传统搜索业务发出跳战:你或许能在海量存储和云计算上赢我,但我的算法是你比不上的。Google一定会接受这个挑战(可能它已经接受了),不久以后便会在娱乐节目中以出乎全世界意料的方式展示自己的成果,而微软同样不会落后。大萧条和二战时,美国通过各种临时法案强制推行的计划经济来驱动国家机器;上世纪60年代的登月计划,依然是政府通过“计划”来带动机器的运转;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随着信息高速公路的诞生发展,美国政府已经完全变成了船长的角色——华尔街、硅谷、好莱坞,在信息可以传递到的任何角落,处处都有美国的影子。就好像这次中东变局,很难说有多少是美国政府幕后策划的,可最终的结果,却无疑是美利坚意识形态的胜利。 
  美国的青年一代中,不知多少人会因为看过Waston的惊艳演出而投身自然语言研究或者计算机领域。他们当中,一定会有人在十几二十年后成为这部国家机器的栋梁之才,而维持这部机器运转所需的另一部分,由F1和H1们来补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