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of Tomomi

风情万种小虎牙
Untitled-4

  四个月来第一次梦见女人,昨天晚上很奇怪地梦见了板野友美。喜欢了这么久的akb,喜欢了这么久的mayuyu和大岛优子,从没梦见过她们。第一个梦见的居然是小虎牙,是在很费解。

  又是一个似曾相识的,晦涩而婉约故事。说似曾相识,两年以前经常梦见类似的梦——高中尤其常见——出国以后的梦一向现实而直接。梦里回到了合肥,熟悉的罗兰德,高中年纪的我和小虎牙起初只是普通朋友,一直都是普通朋友,待到我搬家以后才知道珍惜,发现自己其实是喜欢她的。

  这个梦有很多奇怪的地方,首先,我对自己所有喜欢过的人都表达过喜爱之情,不曾因为羞于表达或不知珍惜而感到后悔过,但在梦里竟然后悔了;其次,高中毕业后我倒是经常梦回中学时代,那都是关于各种考试的噩梦,从没有罗曼史,然而梦中竟重温了这样的青春故事;最后,四个月都没梦过女人,现在来一出小虎牙的戏……意义何在?

  过去四个月里,还做过两个梦,一个依旧是中考的噩梦,一个是爷爷过逝。前者是工作压力使然,后者是自己在国外唯一的不安。比起这些糟糕的梦,我当然希望天天都是青春故事——虽然在这些梦里我连手都不曾牵过,至少回到已经一去不返的年少时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