蕞尔小国.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沧海桑田

  绫濑遥饰演的橘咲(咲,古同笑,下文中以笑代替),是95神雕的小龙女之后又一位让我心驰神往的女性形象。现在我二十有五,本以为已经对影视作品中镜花水月般的女性有了免疫力,却还是被笑姑娘无情的击沉了。比较遗憾的是,小龙女和笑都是不可能存在于当今世界的女性形象,小龙女在任何时代都不可能存在,笑在100年前或许还能存在、在21世纪的今天已经不复存了。

1  单以外形论,笑很漂亮,却并不算艳压群芳的那一种。在仁医中,三十三岁的中谷美纪担纲女一号、饰演吉原花魁野风,从出场的艺妓行头到最后的西式装束都美妙不可方物;相比之下,二十五岁的绫濑遥只是一个武士家的小姐,偶尔会穿起上档次的和服,通常的扮相与平民无异。第一眼印象,野风一双能摄魂的明眸无与伦比;可看久了的话,还是绫濑遥的五官更舒服些——这样的漂亮,带出门去不失体面,留在家里也可以放心。同时,笑还有两个杀手锏的表情:微笑和疑惑。微笑的时候,眼角眼睑收缩,双唇微抿、不露牙齿,唇线划出浅浅的凹弧,如同沐浴在傍晚的余晖中一般祥和;疑惑的时候,眉头深锁、眉角扬起,美目圆睁,用一句一顿的柔声发问时,下颌也轻快地跃动,让任何一个男性老师都忍不住要倾囊相授。
  五官之外,江户时期的和服装扮也为笑加分无数。特别是穿和服、踩木屐的女性走路时,踱着碎步,亦步亦趋,有种莫名的美感——而跑步的时候这美感尤甚。我不禁想到中国古代女性之所以要性裹小脚,是否也在追求和踩木屐一样的步态。裹小脚显然是非人道的,踩木屐也未免非人道,然而在呼吁女性解放的今天,高跟鞋在无数社交场合都成为标配,恐怕是另一种非人道。相比之下,我最喜欢踩木屐所体现的女性美,高佻而不造作、内敛而不摧残肉体,这在21世纪的今天,恐怕已经见不到了。

  任何时候用外表来衡量女性美都显得肤浅,然而我要强调的是,笑姑娘的外表,只是她光辉的女性美中并不夺目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与笑姑娘的内在美相比,这肤浅的外在美其实微不足道。
  笑出身于旗本家庭,所谓旗本,相当于江户幕府时期的军二代——与今天的军二代不同,旗本可以名正言顺地子承父爵,而作为准贵族阶级,他们所恪守的信条与遵从的行为准则也严苛得多。因此,笑秉承了贵族的端庄得体,兼具平民的勤劳善良。她能读书写字、沏茶插花,也能洗衣叠被、淘米做饭。跪坐时腰杆笔直,行礼时会弯90度的腰,举手投足间都是——用《菊子夫人》里形容日本女人和日本文化时用得最多的词——精致。精致到近乎繁文缛节的行为规范是否能使人由外而内的精致,不得而知,可在笑的身上,这精致已经成为本能。本能的精致契合温柔善良的天性,化作无微不至的体贴,更可贵的是,这无微不至的体贴又被男女授受不亲的教条所挟制,内敛、含蓄却不暧昧。夕阳西下的时候,笑会和南方仁或立或坐在江户城外的山丘上,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虽然从没说过“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之类的话,甚至连吻都没接过,彼此间的却是至纯至真,此生不渝的爱情。

p_large_feZp_073c000353fe5c41  笑的身上不仅有传统女子的勤劳、温婉、精致,且具有现代女性的坚强和独立。在媒约将定,男方的聘礼都送上门时(男方家还是女方家族的上级),笑毅然决然地悔婚出奔。虽然类似情节在古装剧里已成定式,笑悔婚的理由却不落俗套:她追求的与其说是自由的爱情,毋宁说是自由的人生,而这“人生”中,爱情不过是从属,最重要的竟然是事业(医学事业)。相比之下,野风花魁固然风华绝伦,往来男子无不拜倒石榴裙下,但终生不得自由、踏不出吉原半步(直到最后几经波折嫁了老外,才赢得真正意义上的妇女解放),反而显得可怜了。
  那么,笑可以放弃一切追随南方仁,吸引她的究竟是南方仁精湛的医术还是这个男人本身?在两部仁医的前一部半中,答案似乎都偏向后者;在最后半部中,又隐约转向前者;直到最后一集,才发现原来两者原来同样重要。不过,爱南方仁,放在心里就可以,不一定要和他生活在一起;爱医学事业,却需倾注毕生去学习、守护。故事的最后,南方仁只身一人重返21世纪,笑留在了江户、留在了南方仁创办的医院仁友堂。这个结局并不完满,却比所谓的大团圆要美得多。
  可惜的是,从进化论的观点看,像橘咲这样的女人注定要被大自然淘汰。她跟南方仁一同生活了六年,却连吻都没有接过,甚至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她知道南方仁未来的恋人是野风的后代,一直为了野风的幸福而付出,甚至抚养了野风的孩子,从物竞天择的角度看与自杀无异;南方仁回到现代后,尽管她被“历史修正力”洗去了相关的记忆,却依稀记得有那么一位喜欢吃炸豆腐、容易流泪、拥有神一样的手和仁慈之心的,被称为“大夫”的男人;她已经记不起这个男人的名字和容貌,却愿意为他守候一生,终生未嫁——这样的坚守,已经远远超越了“妇德”、“忠贞”或者“专情”的范畴。现在我二十有五,本以为已经对影视作品中镜花水月般的爱情有了免疫了,然而当回归现代世界的南方仁读到笑写给一百五十年后的信时,他的眼泪掉下来,我的眼泪也掉下来。

  最后让我惊异的,是笑的聪明和愚蠢。野风很聪明,但那只是通常意义上的聪明:能洞察人心,也善于伪装自己(“春楼女子的眼泪是谎言的花,流下真情的泪水,就辜负了花魁之名”,这是何其精妙的台词)。笑也有通常意义上聪明:善于学习(医学知识),清晰而有创造力的思维(对于穿越和历史修正力的理解),能设身处地、从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如果她愿意,以她的姿色和才智,可以玩弄男人于鼓掌之上。然而,笑是如此善良、诚实、无私,纯洁得近乎愚蠢。这样的聪明和愚蠢相结合,便谱写了最凄美的爱情。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沧海桑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