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皮球

  四年前厦门人散步,于是规划中的对二甲苯化工产迁往漳州;现在大连人散步,于是已经建成投产的对二甲苯化工产停产搬迁——听起来,就跟富士康的工人坠楼一样,一方面,富士康在沿海地区工人的待遇大幅提高,另一方面因为劳动力成本的激增,大批工厂像向内陆转移——前者是问题的解决,后者是问题的迁移,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问题的迁移和解决是同一回事。

  中国人遇到问题,就互相踢皮球,把沿海的问题踢到内陆,把厦门的问题踢到漳州,把大连的问题踢给争先恐后的下家。这还是有球可踢的时候。踢无可踢的时候……不,还远远没到那时候,中国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以糟践,有八亿农民的血汗可以榨干。只要海绵还能挤得出水来,那就把拳头再攥紧点。

  所以在今日之中国,农民之所以成为农民,中产之所以成为中产,肉食者之所以成为肉食者,都是理所应当的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