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政治无关

  回想四年半以前芮成钢“请”星巴克出故宫,举国关注,放在今天,鸡毛蒜皮而已。我甚至同情星巴克——它不过是在故宫里租了一个铺子,为过往的中外游客提供便利——所作所为虽不合时宜,至少当得起太和殿上“正大光明”那块匾。四年半以后,不会轻功的鸡贼却能飞檐走壁,爱国港商捐款重建的建福宫变作欲说还休私人会所,一件哥窑玉碎牵扯出多少珍稀损毁遗失的旧事,现在又爆出端门外各种嫔妃宫女展的铺位都是以过百万的年租金承包出去的……比起星巴克来,他们既不能供人休闲怡情,更与光明正大四字相去千里之外。
  查阅故宫历史与北京城建史,常惋惜于本朝几乎将除故宫外的整座北京城破坏,现在更令我惋惜的,是本朝还要将仅存的故宫并着那些稀世珍宝也毁掉。看NHK的纪录片《故宫的至宝》时,曾为两座故宫博物院隔海相望不得重圆而遗憾,而现在更令我遗憾的,是国民党兵败大陆时不能将整座故宫都迁到台北去。

  郭美美并不算过于愚蠢,她只是跟中国的无数自幼在穷困中长大、一夜间因各种外因暴富的女性一般愚蠢。这些愚蠢的妙龄女子身后通常都挺立着配备豪车名表的成功男人——这些男人有着卓越的聚敛财富的能力,却不善约束彼此间存在代沟的性伙伴。
  他们已经在商海与宦海中沉浮多年,不再醉心于追名逐利、炫耀财富,然而她们还年轻、浮躁,也许去年还曾为一个标价四位数的名牌手包望眼欲穿(当然,四位数的一定是尾货)。她们知道他们的财富来路不明、不可告人,却不清楚是怎样的来路不明,如何不可告人——甚至,在他们的圈子里生活久了,以为全天下有钱人都是一丘之貉,炫耀一下也没甚么大不了的……
  然后,如你我所知,一个加V的身份认证击穿了整个中国慈善业的诚信,从红十字会到青基会再到中华慈善总会——哦,如果你还有印象,或许还记得九年前的希望工程黑幕:三十余万份《南方周末》在上市前被连夜回收,方进玉成为一代记者的偶像,而且,由国家审计署特派的十人小组完成的审计报告,已经成为历史之谜。
  值得一提的是,时任青基会秘书长的徐永光,在丑闻爆发后改任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而现在的中华慈善总会,又因“钞票换发票”和“甩卖捐赠物资”两件丑闻站在了风口浪尖。

  从没有哪位学者像饶毅一样,因为落选中科院院士而引起了如此轩然大波。这位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的学术能力究竟有几何,中外学界自有公论。但是,当今中国的每一个硕士生博士生恐怕都应感激饶毅,正是2008年他与施一公(现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及五十余位中外学者联名起草的《关于加强对研究生支持、提高科研主力质量的一点建议》,让本朝首脑们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开始思考准科研主力的待遇问题。

……据现行规定,国家给每个研究生的津贴每月三百元左右,加上数量不等的补贴(来自各大学、研究机构内部及导师),通常每月也不过几百到一千元。即使考虑各地消费水平的差异,国内的研究生也无疑属于低收入人群。甚至在北大、清华这样的学府,有部分研究生每月总共只有三百元收入,远低于北京市最低月工资标准580元。对于那些家庭困难(特别是从农村和边远地区来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研究生,以及那些已婚/有子女的研究生,这样的收入难以维持最起码的生活。一些自费研究生甚至得不到一分钱补助,境况相当宭迫。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一个学校毕业的大学生,如果选择直接工作,待遇一般比在国内继续攻读研究生的同学高约四到十倍;而如果到美国读同专业研究生,待遇则比留在国内较好的机构读研究生的同学高约二十到五十倍……

关于加强对研究生支持、提高科研主力质量的一点建议

  联名信发表之后,研究生的待遇有了显著提高,具体不详,三年中至少应该增加了五成,提高一倍的也有。不过,即使是翻倍以后再翻一倍,以购买力论还是不及留洋博士的一半——若是撇开购买力、单论学术环境,更有霄壤之别——更重要的在于,如果那些硕导博导和校方本身经济拮据,做科研时不求同甘也能共苦,准科研主力们的心态多少还能平衡些,可事实上……
  附带一提,现在中国的在读博士生与授予博士学位大学的数量都超过美国了。

  在今天的中国,政治已经是一个教人无话可说的话题。即使不谈政治,提及教育、慈善、文物保护这些当下正吸引着眼球、本应与政治彻底撇清关系的话题,同样令人语噎。在不触及政治的前提下让中国变得更好,国人应该怎样做?在不触及政治的情况下让中国变得更好,国人究竟还能做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