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定是有道德洁癖,看不惯一切违背自己道德底线的事。我又缺乏魄力,既没有创业的胆识,也没有抛下一切去坚持信念的勇气。最后,我一面在美国做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程序员,一面对身边的海外华人不满,对中国的政府不满,对中国的一代人、几代人、整个中华民族不满——空有不满,却不能、不敢做任何事。

  我一直想,如果自己就这样活下去,拿绿卡、移民、死在美国,有什么意义?即使我“学成回国”,倾尽毕生积蓄买房、成家、死去,又有什么意义?既然自己靠父母的积蓄和房产就能在家乡过上堪称体面的生活,我为什么要学习、出国、工作、思考?如果就这样过一辈子,那么我生下来是干什么的,这个地球上有我没我有什么不同?

  我非常希望与一个思想家会面,苏格拉底、孔子、圣方济各之类人物,问问他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我非常非常希望当面请教芥川先生这个问题,不过他自杀了,给我的答案恐怕很悲观。

  现在我能问自己这些问题,因为我勉强还算年轻,还拥有衣食无忧并单身一人的“自由”。如果有一天我不再追问这些问题,我的生命就形同死亡了。

5 thoughts on “?”

  1. 这跟什么年不年轻没有任何关系。是不是能够提起放下,这是一系列选择的结果。况且你这种对于创业的想象,实在是和中国现实脱离太远的后果。真要回国创了业,当你真面临那些利益纠纷,人事冲突的时候,你可能会成长,但那成长是有极大代价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