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2012

  从07年开始,每年岁末都会写一篇道晚安的日志。2011年中断了,因为当时的压力太大,难说晚安。2011年年末到2012年年初的一阵,可能是有生以来最绝望的一段时间,看不到未来、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担心将度过碌碌无为一生而恐惧。在那样的焦躁不安里,完全无法下笔。

  现在回首2012,可以用恍如隔世来形容。所谓恍如隔世,并非有感于过去的一年如何漫长,而是年初年尾的心境如同生活在两个世界里。总体而言,尽管依旧对现状不满,现在的自己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希望,而且比一年前自信得多——不仅出于对能力的肯定,还有对命运的信任,相信冥冥中那个神确实在眷顾自己。不,与其说眷顾,毋宁说善恶有报、天道酬勤更合适,我不过是得到了自己应得的,也仅仅是应得的罢了。

  神也并非一直如此慷慨,他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给打开了一扇门,而我刚刚看到希望,又被他引向一条更艰难的路。过去的一年,不仅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跳槽,还经历了第一次降薪,并眼睁睁看着不止一位同事被辞退。现在公司上下压力都很大,我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作为员工的压力自己正在体验,作为老板的压力恐怕以后也将经历。除了极少数天生便备受瞩目的宠儿,大多数创业公司总会遇到这样一段经营困难的时期,挺过去了的也许可以走很远,挺不过去的便死掉了。不知道现在的公司可以走多远,可无论走多远,自己确实都学到了很多东西,技术的、技术之外的……如果没有这样一段经历,未来注定要付出很大代价。

  圣诞前后的一周,因为各种原因纠结不已时,冥冥中似乎又听见了召唤,如同当初要来加州一般强烈。那个神命令道:准备跳槽吧……坦白说,当时心里想的是非去Google不可,去Google工作,家都不用搬,车程只有5分钟,步行上班都可以。只是目标似乎难度太大,不敢立这个军令状,索性又在备选里加上Facebook。虽然任务同样艰巨,有两个选择总比在一棵树上吊死宽慰得多。

  所以在2012的尾巴上咬牙定下一个目标,2013年去Google或者Facebook。这应该是迄今为止定下的最难的目标,比考上一所北京的重点大学、留学美国、去硅谷工作都困难得多。而转念一想,可能正因为过去的目标都太简单了,自己至今还没有上路。现在衣食无忧,工作虽忙,时间还是可以挤出来的,外在条件都已具备,余下的只有对自己狠一点了。

  除了工作上的转折,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同样记录在我的2012里。这件事对另一位当事人而言可能无足轻重,却让我反思起自己全部的人生观。必须承认,我的自尊和处事原则都受到了巨大冲击,居然一度考虑买新车,甚至在时隔多年后(至少有四年了吧)再一次说一些令自己鄙视的话。五年前因为纠结语荷兰语,我写了《抽屉》,企盼自己像拿破仑一样把各个问题放在不同的抽屉里,思考什么问题就打开相应的抽屉、关上其他,就寝时阖上所有的抽屉便能一夜好眠。当时我希望自己能忘记荷兰语,就像现在希望能忘记这位女生。后来终于关上了荷兰语的抽屉,并非是已如拿破仑般应付自如,时间流逝而已;现在也渐渐关上了杨芷的抽屉,时间流逝而已。如果我如自己期待的那般强,随时皆可关上那位女生的抽屉,然而正因为做不到那般强,只能用工作上的目标来消减对异性的兴致——从以往的经验看,这个办法是行之有效的。这件事的结局,引用一篇被隐藏了的日志里的话:“我的神不过在我被拒绝的档案里添了一笔,差一笔到一个正,她的神在她所拒绝的档案里也添了一笔,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个正了”。到此为止。

  那么,晚安,2012,今年稍感遗憾,大抵满意。你好,2013,来年天若佑我,助我成行。

One thought on “晚安,201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