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见面

  昨晚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梦。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梦见《共鸣》里人物,虽然只是客串了一把。

  梦的骨干很庞大。我还生活在达拉斯,是一个类似于职业特工和私家侦探杂交的独行侠,出差去隔壁的新墨西哥解决一起毒品案件。Falcon也有客串,他在休斯顿解决另一起案件,梦里我们只打了一通电话。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坑我,不过我也很忙,没有理他。
  我曾经在新墨西哥的Albuquerque住过一天,梦里城市的场景就取材自那里,而沙漠、公路、工厂,都来自《绝命毒师》。我监视了很久的毒枭是一个没有原型的拉丁美女——与其说监视,不如说是我在制毒车间里用上帝视角偷窥她……

  不过以上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跟两个毒贩做过一笔不小的交易,取得了在某个城市的毒品经营权。然而这两个毒贩没守信用,他们一权多售,把经营权可还卖给了别的客户。我盛怒之下用黄飞鸿一般酷炫的功夫把两人放倒,然后去找另一个客户理论。故事进展到这里,我已经悄然变成格瑞莱特了——自己第一次以格瑞莱特的身份做黄粱梦。
  另一个客户在一群白色的废弃建筑里。找到他的时候,作为格瑞莱特的我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可作为导演的我让珑琥演了这个角色。我和珑琥理论一番,无果,继而我把一块砖头立在离珑琥两米的地方,自己也退后两米,说“10秒钟以后这块砖头在谁手里,XX就是谁的”(抢的依然是经营权,不是女人神马的……)。珑琥同意了。然后我们开打。
  依然是黄飞鸿一般酷炫的你来我往,可是按设定珑琥比格瑞莱特能打,所以第九秒的时候砖头在珑琥手里。最后一刻我迫于无奈,也可以说灵感迸发,使出了风系魔法,用类似乔峰的擒龙功的手段把砖头从对方手里“吸”了过来。
  这里有许多值得说明的:此前我在梦里从没用过魔法,这次因为代入了格瑞莱特的身份,第一次用了魔法;按设定格瑞莱特对身手一向自信,既然使出魔法,说明他默认格斗的较量已经输了;格瑞莱特是魔法格斗双修,单论格斗技巧确实不如珑琥,但加起来就比珑琥强了,毕竟后者对魔法一窍不通;双方并没有约定不可以用魔法,所以格瑞莱特没有犯规,不过在现实世界里,两个人打架前有约定不能用魔法的么……
  总而言之,十秒钟结束时,砖头在我手里。格瑞莱特赢了珑琥。跟这段比试相比,梦的其他情节都显得无趣了。

  话说回来,高中时我给格瑞莱特和珑琥安排的初次见面是这样的:
  珑琥的妹(对)妹(象)伊莉莎为保护珑琥中了毒,需要一种叫XX草的稀有植物调配解药。怨念的是,格瑞莱特的好基友、精灵国的王子凯隆被暗算,中了相同的毒,也需要XX草(中相同的毒是有原因的,此处不表)。为求解药,珑琥和格瑞莱特在一座丛林中的寺庙里不期而遇,而植物只有一人份,两人开打。凯隆作为四位男主之一必须活下来,而伊莉莎作为珑琥打一辈子光棍的源起必须死去,于是格瑞莱特赢了。他们比的是什么,如何分出的胜负?一直都没去想。
  在《共鸣》的世界里不可能忽略魔法的存在,抢砖头也过于庸俗,不过,格瑞莱特在最后一秒用抛弃了自尊的手段逆转,不失为一个巧妙的创意。

  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因为重新开始构思《共鸣》了——当我想看一本好书,我就自己写一本”。因为我觉得自己写小说比写代码更有前途。因为……

3 thoughts on “初次见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