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子去哪儿了

  整理小说草稿时,看见了《星辰》的开头。

  自己写小说最初的构思大抵来自日式RPG——并不喜欢玩,而是痴迷于配着插画或游戏截图看攻略,如读小说般体验一段冒险旅程。《共鸣》最初的构思正源自《异道装甲》(正式的译名是《异度装甲》,可我五年级时看的那本攻略译作了“异道”),有科技与魔法、剑和水晶,还有蒸汽朋克的风格——初稿里格瑞莱特和珑琥们还驾驶着机器人!

  高中时思想有所成熟,移除了机器人的设定,又融合许多《最终幻想7》和《格兰蒂亚》的元素,几乎是重新设计了世界观。及至大学,读了不少十九世纪的法国小说,最终把时代背景定格在类似19世纪前期的“后启蒙时代”——世界已经联通,交通日趋便捷;新的民主国家已经兴起,旧帝国依然强大;战场上冷热兵器并存,工业革命的浪潮暗涌……当然还有精灵和兽人,飞空艇和晶矿,彩虹走廊连接的奥比斯特大陆是冒险家们的乐园……

  受《异度装甲》影响,格瑞莱特最初的人设是“天使”,来自一个漂浮在天空中的国度。后来觉得天使和天空之城的设定都太中二,庶民的身份又未免无趣,一时突发奇想,决定让莱特做一名穿越者——并非从一个时代穿越到另一个时代,而是从一个世界穿越到另一个完全无关世界。这可以理解为平行宇宙,或者更方便的,理解为在两本无关的小说间穿越:作为小说家,我只是想尝试写完全不同的小说而已。

  于是有了《共鸣》的前传,《星辰》。

  《星辰》的故事发生在一个与后启蒙完全无关的时空里,记录了在一片中国大小的大陆上几个中世纪王国之间的纷争,世界观是近乎《三国演义》与《冰与火之歌》的合体(其实就抄袭《幻想水浒传》)。小说的主线是格瑞莱特的外公,德奥.亚里班迪奥从弱冠到知天命的戎马半生(相比之下,《共鸣》只是格瑞莱特从男孩到男人期间的历险记),而故事的最后,亚里班迪奥带着襁褓中的莱特离开了中国大小的大陆,穿越到《共鸣》的地球大小的世界,把两本小说连了起来。

  单纯从文学角度出发,其实自己更偏爱《星辰》。《共鸣》始终不能脱离日式RPG的套路,勇者一路惩奸除恶一路打怪升级,击败大Boss的那天自己也天下无敌了。《星辰》的立意就高一些,主人公经历了无数恩怨情仇、家国兴衰,人生和性格都饱尝几多巨变(格瑞莱特则完全没有)。而主人公之外,《星辰》中配角们的形象也立体得多,毕竟他们是要与亚里班迪奥一同走过三十年的。

  大学时写了《星辰》的开头和几段不连贯的章节,约有一万字。三千字的开头曾经发表在博客里,情节会保留,不过文字有很多需要打磨的。重读初稿,有的桥段让今天的自己都觉得惊喜,还有的却让我感到苦恼。比如露琪亚称亚里班迪奥是“三公子”,而我依稀记得他只有一个姐姐,那么“大公子”去哪儿了?一点印象也没有了。自己编的故事也记不住,笔头务必倍加勤奋才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