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远庖厨

  《孟子.梁惠王上》记载了梁惠王见农民牵牛祭祀,心生恻隐,便令以羊代替的故事。这一段单独读来几乎是一则笑话,而引出惠王与孟子的对答以后,就严肃了很多。

王笑曰:是诚何心哉?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
(孟子)曰: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在百姓眼中,以羊易牛不过是一个吝啬鬼的笑谈,孟子则看到了行为的本质——惠王并非吝啬,而是“见其生,不忍见其死”。祭祀乃祖宗之法,无论眼前是牛是羊,既然不堪想象生命在惊恐中呻吟着死去,唯有眼不见为净。

  于是孟子说:是以君子远庖厨。这句话后来成为许多男人远离厨房的借口。然而或有意或无意,如此曲解都很恶劣——孟子讨论的当然不是男人是否应下厨,而是如何面对自己的同情心。牺牲固有一死,同情也无意义;与其浪费感情,莫如视而不见。

  类似的,对于马航,对于平度,对于日复一日发生的大同小异的事件,不妨怀着君子远庖厨的心态。君子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修身齐家已经不堪重负。而那些平天下的大业,比如让外国人给一百多口中国人的性命一个交代,让中国人给烧死一个中国人、逼一个村的中国人流离失所一个交代,其实都是圣人的公务。汶川地震中坍塌的危房无人问津,动车事故的责任人不曾伏法,征地和拆迁引发的命案数不胜数(还记得钱明奇么?),类似的一幕幕像一列列赴死的畜生在头版川流——值得关心的恐怕不在于今天让谁去死,而是剥夺生命的根源、祭祀的存在本身.

  话说回来,圣人的主业,不正是主持祭祀么。

One thought on “君子远庖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