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中国的最大悲剧,就是没有一位给无数国家浪漫主义者即“年轻中国”以铁的训练的墨索里尼

  托Alpha的福,开始玩知乎了,很好玩。我会挑自己满意的回答发在博客里。


问:如何理解芥川龙之介在《侏儒警语》中的:“今日中国的最大悲剧,就是没有一位给无数国家浪漫主义者即’年轻中国’以铁的训练的墨索里尼”这句话?

  这句确实出自《侏儒的话》,但是在很多中译本中都被删了。

  要理解芥川对中国的情绪就务必读他的《中国游记》,1921年芥川作为《每日新闻》的记者来中国游历了四个月,于是书本中太史公李太白的中国变成了令芥川绝望的中国。这四个月并不是走马观花,芥川采访了三个极富代表性的人物:辜鸿铭,章太炎,李汉俊(采访时还只是一个留日归来的有为青年,中共一大的代表,牺牲于芥川自杀的那年;芥川对他评价相当高)。三位可以说是彼时中国的昨天,今天,明天。当然,芥川几乎不可能预见到中共的未来,中共那一年才成立。

  芥川之所以失望,因为通过采访,对章太炎一辈(即国家浪漫主义者)不再抱希望。这一点在文字中体现的很明显。1921年中国是军阀割据,到芥川去世的1927年依然割据。以章太炎为代表的同盟会一辈革命者虽然谈不上“空想”,但是理想超出了他们的决心和能力。他们所缺失的,正是李汉俊一辈所具备的。在铁的训练这一点上,国家社会主义和斯大林主义是相同的。

  我个人赞同芥川龙之介的看法,1921年的中国需要1925年的墨索里尼和1934年的希特勒,但仅此而已。请不要理解为芥川所期待的是一个法西斯独裁者。芥川所期待的是一个强有力的、铁的革命者,墨索里尼有这样的特质,孙逸仙没有,李汉俊有,章太炎没有。

  只言片语不能尽述,读过《中国游记.上海游记》中的《章炳麟氏》和《李人杰氏》便能体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