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司之神.未完成

0

  2014年4月23日晚,银座的寿司店数寄屋桥次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请访日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吃了一顿寿司。读到这则新闻,我想起有一部关于这间寿司店的记录片《Jiro Dreams Of Sushi》(《寿司之神》)。
  《寿司之神》首映于2011年6月的普罗文斯电影节,2012年8月登陆Netflix。当时有不少同事向我大力推荐这部电影,自己却一直没有看。说起来原因有二,一是自负,以为中餐冠乎群伦,对外国的饮食文化不感兴趣;再是自卑,同事说这间小铺子尽管开在地铁站下,单人消费三百刀起跳,提前一个月还未必订得到座位——高贵冷艳得令我无法直视。
  直到上个周末,坐在电脑屏幕看前了《舌尖上的中国2》,已然食指大动;想起安倍和奥巴马吃寿司的新闻,索性破罐破摔,在A站搜了“寿司之神”。果然,该片两年前就被上传过,4月24号又有人投了720p的蓝光版,想必也是受了新闻的启发。

  背景有不知从哪里来的潺潺水声。第一个镜头是戴白手套的左手拉开一扇和式店门。摘下手套。开灯。点亮不到二十平米的餐厅。玄关处的景观水池的特写。关于“美味”的日语独白娓娓道来。右手执软笔一笔一划写下汉字“小野二郎”。突然响起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白底黑字的标题“Jiro Dreams Of Sushi”跃入眼帘。
  和风的影像与浪漫主义的古典音乐,罕见的音画搭配在正片揭幕之前就牢牢抓住了我的注意力。全片中没有出现一句英文,所有对话和旁白都是日语;而背景音乐自始至终是管弦乐,没有响起过一个和风的音符——类似的东西文化的纠合贯穿始终。本片若非出自一个来自美国、在日本生活过并对东瀛文化推崇备至的独立导演之手,换做NHK,BBC或者国家地理来拍摄相同的题材,恐怕不会有这般割裂并杂糅着的尝试。

最初的企划是记录不同的寿司职人不同风格的料理,然而遇到二郎之后,我感到他的寿司远远超越别人的作品,而他的个性和人格更激起我的兴趣。另外让我着迷的,是二郎的已经过了天命之年,还在为父亲打工的长子。于是我决定拍一部关于一个活在父亲阴影下的儿子,和他无止境地追求完美的父亲的故事。

导演大卫.贾柏接受 Indiewire 的采访

  附带谈一下这部电影的标题。本片的英文标题直译为“二郎的寿司之梦”,日文的官方翻译《二郎は鮨の夢を見る》亦是此意。而私以为,中文的民间翻译“寿司之神”其实更准确地传达了主题。

6 thoughts on “寿司之神.未完成”

  1. 你就是吃不起才觉得好。。。
    我就不吃寿司(除了海带丝、豆腐皮之类蔬菜类的。。。)各种生鱼片,味觉不好又不爱生食的人表示欣赏无力。。。宁可吃汉堡沙拉。。。木哈哈。。不过还是牛肉面和京都肉饼最好吃。。。

        1. 哈哈 你问了一个我一直理解不能的问题。。。吃一口寿司里面有2/3是饭团,到底是为神马。。不过估计某人会说这是不懂得欣赏醋饭团和鱼肉相互交融的美感。。。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